愿你在这里遇到同样独立且丰富的灵魂

约 粥

psb.jpg

兰云

兰云 笔名蓝云,四川资阳人,从事自由职业,爱好文学,四川资阳雁江区作家协会会员。

 

腊月初八那天,一大早我就被损友珊珊的电话吵醒,叫我中午去她家喝腊八粥,一并约上珠珠和阿秀,还说约不来她俩要我吃不了兜着走。我的美梦被惊醒,心里总有些不爽,不悦道:“你熬腊八粥也要我起来熬粥?”“当然,谁叫你是懒猪,半天不起床。给你半小时,半小时后我要你出现在我面前,否则哼哼……”珊珊说完挂了电话,可能忙去了,没再理我。

我知道她这语气后面的威胁,比如:我不想出门办事的时候不再为我跑腿,想吃家常饭的时候不再为我做可口的饭菜……我可不想失去这只动嘴货就上门的服务,只得无奈地对着手机扮个鬼脸,然后翻身起床。珊珊、珠珠、阿秀和我都是留守女人,孩子们也都寄居学校。我平常一个人在家懒得出门,也很少做饭。想吃什么或要做什么就一个电话给珊珊,她都会为我搞定。

半小时后我准时出现在珊珊家,她正在厨房里忙碌,我把包丢客厅沙发上就准备进厨房帮忙。见我欲进厨房帮忙,她急忙阻止道:“别,别过来,我一个人能行,你今天的任务就是把珠珠和阿秀给我请来。我已经请了很多次了,请不来。”

“为什么非得请她们?请不来就不请罢。”我停住进厨帮忙的脚步,倚在门框对着厨房里忙碌的珊珊问。我虽不大出门,可对她俩的事却也有所耳闻,心里总有些不屑。

“你没听说她俩的事?珠珠和那些个男人越来越不像话,公然厮混。你说马上她老公就要回来了,他要知道了情何以堪?还有那个阿秀,整天沉迷于麻将,上午一场,下午一场,晚饭过后还有午夜场。听说已经欠下水钱了。这样下去怎么得了?”珊珊越说越激动。

“难道你请她们来喝碗粥就能改变什么?”我有些不以为然。

“大家都是好友,姐妹一场,她们的老公马上就要回来过年了,他们知道了会怎样?难道你忍心看着两个家庭支离破碎?”珊珊说着转身把洗好的花生仁、黄豆倒入电饭煲,又把切成颗粒的腊肉倒进去,把切好的红白萝卜和青菜放一边,待水沸腾再入锅。做完这些,她回头对我说:“我一定要尽我朋友的能力去挽救她们,相信她们都是爱家爱老公的。”

“都是成年人,做什么样的事就该承担什么样的后果。虽然我们都是留守在家的女人,难道就要放任自己?”看着珊珊把熬粥材料倒入锅里,我依稀闻到小时候外婆为我熬腊八粥的香味,喉咙涎水上涌,见案板上有切好的卤肉,伸手欲抓起往嘴里送,珊珊忙挡住,推开我的手,说:“要吃可以,把人约来。”我悻悻地白了她一眼说:“约就约,先说我只管约人,其他的我不管。”

回到客厅,从包里拿出手机,我思索片刻拨通了电话:“喂,珠珠吗?刚刚你老公给我电话,问我你电话怎么打不通呢!”

“啊?他给你打电话?你,你,你怎么说的?”电话那端传来珠珠被惊吓的声音。

“我说我们约好中午在珊珊家喝腊八粥,你去吗?”

“去,去,我马上就过去。”电话那端传来忙碌的起床声,夹杂着旁边男人的呼吸声。

“好!”说完我挂了电话,一旁看着我打电话的珊珊有些不信:“就这样就搞定了?”

我点点头,说:“搞定了。”隔了几秒,我又拿起电话打给阿秀:“秀啊?刚刚你老公给我打电话,说你不接电话呢,问我你在干嘛!”

“糟了,打麻将没听见电话响,你怎么跟他说的?”麻将声也在电话里传了过来。

“我没说什么,只是说中午我们会在珊珊家喝腊八粥,你来不?”

“去,去,打完牌就去。”

挂断电话,我心里竟有些许悲凉的情绪。看着珊珊,我说呆会儿她们都会来,你也不必再去劝说她们什么,刚刚我已经在电话里劝了,她们也给了我答复。珊珊还是不解,看着我一头雾水……

回过头,我也轻轻地问自己:我劝了吗?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