愿你在这里遇到同样独立且丰富的灵魂

昨天的记忆(节选)

赵福.jpg

昨天的记忆(节选)

 赵福

赵福 1969年乡农业中学肄业,后参加生产队劳动保送至河北平泉师范学习,七五年师范毕业,毕业后一直从事乡村教育教学工作。曾任中心校教导主任和村主任教师之职。曾任过承德日报通讯员,安州诗社会员,《郭家屯报》的特约撰稿人,编写过《丹枫》《野百合》《乡情》《黄土地》等专集,文章发表于《文笔荟萃》《中国草根作家》。曾荣获“第二届中外诗歌散文邀请赛”二等奖。

 

一、坎坷岁月

 

1. 解放前发生的事

孩提时常听父母讲一些解放前的事,那时家里穷,吃糠咽菜,吃了上顿没下顿。一次,家里揭不开锅,父亲赶着牛车,拉着几棵木头去围场多伦一带换粮。半个月后拉着点儿粮食回到家中,当时天色已晚,连叫几声,不见有人答应,心里一凉,眼泪流了出来,以为一家人已经饿死,因为走时家里已无米下炊。进屋后看到一家人还活着,父亲破涕为笑,转悲为喜。

一九四六至一九四七年,国民党和共产党争天下,兵荒马乱。今天是解放军来,明天又是还乡团来,当时叫“拉抽屉”。东梁是共产党的部队,西梁是国民党的部队,隔川各据一方,双方开枪叫阵,叫“打掉殼”。我们海鹿沟的几户人家,坚壁家中,惶惶恐恐,每每听到枪声,都提心吊胆。一天,从梁上下来几名解放军战士,一位上了年纪的看来是个领导,年龄二十七八岁。“老乡,有吃的么?给我们弄点儿,我们已经三天没吃饭啦。”其他几位战士,异口同声说:“大爷爷,大奶奶,我们是给老百姓打江山的,等将来天下太平了,让人民都过上好日子。”其中一位小战士,也就十七八岁,面黄肌瘦,穿着一身旧军装。奶奶将一盆蒸好的土豆端了出来。几名战士狼吞虎咽地吃了起来,其中那名小战士把半个被蝼蛄蛀得发青的土豆扔在地上,被那个当官的看见,厉声斥责:“你知道老乡的食物来得多么不容易,怎么不知道爱惜?”随即命令捡起吃掉,小战士眼泪不停地掉,将扔掉的半个土豆捡起连皮一起吃掉。之后他们一起合手作揖,感激不已。几名战士走后不久,对面的梁上又响起了密集的枪声,那个小战士就在当天下午牺牲了,埋在沙山脚下,建有无名烈士墓坟。每年的清明节,都会有一群戴红领巾的儿童,来到烈士墓前为其祭扫。

 

2. 朦胧中的大跃进

一九五四年,我出生。儿童时的很多记忆都朦朦胧胧,唯有五八年大跃进那段历史铭记于心。路东的场院上,每天都有一群人在扭秧歌,一边扭一边唱:“五八年吧呼咳,大跃进吧呼咳,搞钢铁吧呼咳……”那时我四五岁,总喜欢跟着姐姐去看热闹。一天家里来了一帮人,还赶着一辆牛车,说是来搞钢铁,家中的一个破挖铣、一把破镐头和一截破炉筒都被收了去。一个小铁锅,有六七升的容量,被母亲藏在灶膛里幸免于难。当时的大队和生产队组织,各家各户锅壶只留一个,铣镐只留一把,作为生活生产必需品,其余的一律上缴。被母亲留下的那口小锅,母亲常说这是一把宝锅,晚上用它做饭熬粥,五六个人够吃,八九个人也够吃。难道真是宝锅吗?只不过我们一家人,让之有余罢了,大家吃饭时看到饭少就少吃些。这只小锅直到现在还保存着。

还曾记得那时为了多产粮食,广积肥源甚至提出“打狗苗肥”。东场院有人勒狗,有人熬狗肉汤,人不许吃狗肉,那是要给地里庄稼施肥的。老鼠和家雀是庄家的敌人必须消灭之,专门成立“除四害”专业队。公社专门召开除四害工作会议,大队干部付万庭信誓旦旦地表示:我们村的“四害”已全部消灭,仅存的一只家雀飞到邻村,请求邻村帮助围剿;老鼠仅存一只钻到地下,我们已画地为牢严阵以待。当然很久之后成为笑谈。

 

3. 低指标的艰苦时期

一九六零年,分社办食堂,那时的记忆就比较清晰了。全村(当时叫大队)四百来口人,在一个食堂吃饭,食堂建在大队部的后院。有十几口大锅,十几个伙夫,到了开饭时间,全村各家各户都拿着盆桶篮子等器具去食堂领饭。分饭按三道杠,青壮年劳力十八至六十为第一道杠,八至十八岁及六十岁以上的为二道杠,七岁以下的为三道杠,如分粥,一道杠的分三勺,二道杠的分二勺,三道杠的只能分一勺。我当时七岁属第三道杠,因为饭分得少,常常饿得面黄肌瘦头都抬不起,是邻村的一个亲戚把我接去一个月,挽留住了生命。

为了充饥,人们把玉米秸和玉米芯粉碎加工制成代食。一个人一年的口粮不到二百斤,把谷子糠和秕子,榆树的树皮,柳树的柳絮,榆树的榆钱,山上的各种野菜树叶,凡是能吃的都用来吃。这就是后来说的“低指标瓜菜代时期”。据知当年的年景还可以,主要是产粮都上交了,说是还苏联老大哥帮助抗日的债。少量分田即:每人分二分自留地,山脚下、沟壑旁、滦河边开出片片的小片荒。清楚地记得,生产队的草院子里堆有像山一样的玉米秸,冬春季节很多人不分男女老幼,把玉米秸翻来翻去,在寻找秋天扒玉米时落下的小玉米头,在火上烧烧即吃,那时人饿得慌。一次,我和三哥在玉米秸堆中找到两个一捺长的黄八趟玉米,母亲看了异常高兴,连声说:“不要吃,不要吃,留做种子用。”

 

4. 文化革命的岁月

文化大革命的岁月时至今日记忆犹新,那时我正在小学读书,一天上课老师拿来一张报纸,报纸的版头全是朱红大字,老师给我们认真地读。报纸登的是毛主席写的“我的第一张大字报”,从此一场史无前例的文化大革命开始了。正常的校园生活打破了,学校不能再让资产阶级统治,学农、学工、学军批判资产阶级,毛主席发表了《五七》指示。学生半天上课、半天劳动,上课学习《主席语录》,背诵《老三篇》。

学校如此,社会也不例外,不论是生产队、大队还是公社各种会议,那时开会频率特高,每天要开几次会,即使田间地头。每每开会首先唱《东方红》,会议结束唱《大海航行靠舵手》。开会前要做三首先:即先祝毛主席万寿无疆,还要祝林副主席身体健康;学习《主席语录》或背诵《老三篇》;再唱《东方红》。曾一度各家各户一日三餐,吃饭前必做三首先。毛主席的讲话,为第一时间听到最新指示,多次半夜起来开会学习,那时大队有高音喇叭,各家各户安有小喇叭,下个开会通知很容易。当时有的家已经有了收音机,喇叭广播和收音机里播送的除了新闻就是八个样板戏,《红灯记》《沙家浜》《红色娘子军》……书店的发行物以及年画别无他物,真所谓文艺界的一花独秀时代。当时盛行佩戴主席像章,男女青年搞对象,常把互送像章作为定情物,结婚嫁妆少不了主席四卷、《主席语录》、《老三篇》和主席像。

 

5. 人民公社生产队劳动时期

新中国建立后,毛主席要践行共产主义——办食堂、人民公社。回顾生产队劳动的岁月里,令人无限回味。生产队是一个合算单位,设有正副队长、会计、组长、记工员。我所在的第二生产队,二十来户一百来口人,三百来亩土地。每天吃完早饭到生产队部队集合,队长安排一天的活计,晚上到生产队记分,队长顺便安排明天的活计。过了大年初五,有的过了初三,就开始做生产计划,过了初六就开始干活,先是刨冻粪,一天累得不行,只能刨出卧牛之地,接着赶着牛拉木车往地里送粪。过了清明几天就要开犁,一个扶犁的、一个牵牛的、一个点儿籽的、两三个旅粪的、还有一个打滚子的,男女壮弱搭配,六七个人组成一个犁组。苗儿出齐后就要耪地,耪了头遍耪二遍,还要间苗拔草,直到玉米长到五六十公分、谷子长到三四十公分时就要趟地。那时种田没有农药,闹不好就要闹饥荒。秋天产下的粮食好的交公粮,剩下的留作口粮,每年口粮三百来斤,年终结算一个劳动力三千来分,正常年头日工作十分三四角钱,辛辛苦苦年收入一百来元。那时棉布紧缺,国家实行供给制,一年每人供棉票两斤布票十尺,逢年过节供应两斤面。

生产队时期形式主义盛行,有的甚至幼稚可笑,成天的喊农业学大寨,学什么不知道,一次生产队长开会回来带回一批镐头每户一把,叫大寨镐,这大概就是学大寨的具体表现啦。秋天不忙于打场,而是把社员集中起来,在山坡上挖园田,还美其名曰学大寨,没有水源挖了园田有何用。秋挖冬翻,春天为了积肥人们拆炕,割些柴草上边压上土“烧火粪”,真可谓用心良苦。更可笑的是五八年曾提出“打狗苗肥”、“除四害”,一些人以打麻雀、捉老鼠为主要劳动。

生产队时期也有一些可褒颂的壮举。六六至六八用了三年的时间,我们全村人挖了一条长近三公里,宽三米、深三米的大渠,很多人为挖渠使坏了两三张铣,六九年发电,小水电发电加工近二十年,以后电网发电,这条大渠作为灌区,稻田和大田均使用,时至今日很多地段仍在使用。

 

 

二、难忘昨天

 

1. 童年往事

看到七八岁的小孩,拿手机,看电视,玩电脑,心里说不出多羡慕,简直是妒忌。回想起我们的儿童时代简直是天壤之别,不过我们那会和父辈们比又是天壤之别,我是生在红旗下、长在红旗下,当我们背起书包上学去的时候,父辈的眼神里也充满着羡慕和妒忌。

“爷爷七岁去讨饭,爸爸七岁去逃荒,今年我也七岁了,高高兴兴把学上。”这是当时小学课本的一篇课文,也是社会的真实写照。一帮小伙伴在一起做游戏,女孩们玩跳绳、踢毽、搽榝、搽柴,榝是动物的关节,柴是用木棍折的。我们小男孩玩的是砸大个也叫打黑贼,远处立起一块石板,在距二三十米处手拿石头用力投去,这是练手准的。射箭,箭杆是用木棍或高粱杆做的,箭头是用铁皮卷的,用绳把竹条或木棍捼一个弓,每人手持弓箭用力向天空射去,看谁射得高。

一次小伙伴丛云山向天空射箭,恰好另一个小伙伴李殿阁从胡同走出,箭从高空落下扎在他的脚面上,有两公分深,他咬牙把箭拔出,抓了把黄土按上,又接着玩去啦。过年杀猪把猪的膀胱吹大用绳系好,像足球一样踢来踢去叫“踢塞泡”。把一段十来公分的木棍两头修尖,拿一块木板打来打去叫打尜。大人玩剩下的一副扑克牌,我们如获至宝,成天的玩“打下台”,扑克玩坏了用纸糊糊再玩。从牛或马的尾巴上薅下的毛发系成套,下在山脚处,每天能套住好几只鸟呢。有麻雀、杜鹃,还有一种叫黑老婆和驴粪球的,套住的鸟活的就养起来,我家的窗台上养了好多鸟。在鸟儿经常出没的地方,下块石板也能砸着鸟,下雪天鸟儿忙食,选一块空地放些糠秕,下上扣筐,也能捕到好多鸟。夏天到了,我们一群小伙伴成天在河里洗澡,河汊抓鱼,用大头针捼成鱼钩,在河边钓鱼,那时鱼儿多,能钓到好多的鱼。

一次村里演戏后,我们这帮十来岁的小孩,开始拍戏。什么“杨家将”、“铡美案”,成天在一起玩的小伙伴有赵富、祁世俊、丛云山、蓝福林、张学义、赵福、李殿阁、丛云中等。记得以前常听本家三奶奶讲一些神话故事,什么南山的石壁石门开啦,路过的弟兄俩看见里面金马拉着金碾压金豆子,老二抓了一把走出,老大贪心抓了一把又一把不停地抓,结果被关在里面;什么西山的石缝掉铜钱,一个放牛郎发现捡到不少铜钱,还听到山里有说话的声音;什么南庙的石马开了,吃了很多地的庄稼,出人意料的是被吃的庄稼地,秋后却是意外的大丰收;特别讲了本村的十六七岁的小青年丛云布,因打死一条小白蛇(小白龙),而被龙王索取性命。记得三奶奶每每讲完还要重申一遍,这都是真的,我们也听得出神入化。时至今日当初的小伙伴已是花甲人,每每坐在一起,忆起往事,寻找童年的感觉,开心得不得了,又好像回到了童年。

 

2. 学生时代

看到孩子们背着书包,车接车送上学去,中午还享有免费的午餐,很是羡慕,不禁回想我们上学时的情景。小学一至五年级在本村小学读书,学校先是在住户的茅屋里,后又搬到生产队的破庙里,和牛圈在一个院。一年级王恩荣老师识字教学教得不错,二三年级吕世杰老师教学认真,教学质量不低,四年级潘天福老师大学毕业直接来教我们,五年级赶上文化大革命,走读三道营农中。那时没有公路,从家到学校有八九里的路程,全是泥泞的土路。至于车接车送,那是根本谈不到的事,上学往返全靠步行,冬天冒着凛冽的北风,夏天顶着酷暑的烈日。我们几个走读生天冷时集体跑步,到了南湾子据说那里有“避风珠”,我们几个学友常常在此抱团取暖。中午吃饭有的拿玉米饼子,有的带着炒面(大多是用玉米炒熟做的),就着咸菜疙瘩,吃得津津有味,吃干炒面时是不能笑的,有人顽皮在别人吃炒面时故意逗乐,以寻开心。但因为吃凉食,很多学友都得了胃病。

那时教我们的老师黄成义、郭汉杰、冀辅也应算是名师,但无奈文化大革命,不允许抓教学质量,纵然学识满腹也无的放矢。我和学友们无学意,农中一年辍学。幸运的是后被保送成了工农兵学员。师范学习二年,从此,走上四十年的从教工作路。

 

三、可爱的家乡

 

1. 历史古迹

我的老家在海岱沟又叫海鹿沟,祖籍山东,乾隆末叶,祖辈从老家挑担出走,驻足海岱沟,定居后在山上开垦十几亩薄田,艰难的糊口度日繁衍生息。近二百年已是四五百人的大家族,家人的足迹已遍布全国。五六年入互助组,我们家从海岱沟搬到二道营,二道营是我的第二个故乡,也是可爱的家乡。这里何时有的人烟,无法凿证,村东南不到二公里的龙山上邻陈家沟段,有不少土垛。据《知我隆化》介绍,蔡文仲(原隆化县党校校长)、杨金罡(原教育局局长)曾做过实地考察,这些土垛应是汉代的烽燧,即烽火台。汉朝时期汉武帝曾派卫青、霍去病率军北定匈奴,我们这一带曾是屯兵区。村南不到一千米,有个土城围住叫城坑子,长宽均在三百米左右,呈正方形,现在四周是凸起的土埂,中间是小盆地。八五年县文物局的李刚曾来此考察,认定此城围应和东梁的烽燧属同时修的,土城内屯兵备战,北抗匈奴。村北七八百米远有一个大穴坟,据老人们说坟里埋的是元代的一位武将,战死在此,二三十年代还曾有后人来祭坟,八九十年代曾有人挖过坟,挖了四五米深除了土质异样别无所获,只得平土放弃。

 

2. 动听的故事

小时候常听老人们讲一些历史故事,什么杨家将大战金沙滩、八月十五杀鞑子,娓娓动听,据说金沙滩就在河北和山西的毗邻处,离我们这不远。八月十五杀鞑子说的是元朝时期实行残酷的民族统治,十家供养一个鞑子,鞑子享有一切,包括妇女,人们恨之入骨,秘密商量一起行动,借八月十五吃月饼,人们在月饼里藏有密旨,等晚上供完月,掰开月饼发现密旨后,一起动手杀掉地方上的元军,削弱了元军力量。明朝的朱棣大军,一举进攻打败元军,灭掉元朝。

小时候常听老人们讲康德六年发大水的经历,一九三七的夏天,雨不停地下了十天十夜,滦河发大水,东西山根都被水浸,村子房倒屋塌成了泽国,田园庄稼都被水淹,颗粒无收,很多人流离失所被饿死,惨不忍睹,洪水冲走了大片的农田和土地,可也淤积了一些土地,第二年是个罕见的丰收年。

一九四五年夏,英美联军在法国诺曼底登陆,苏联红军攻克柏林,西线的德意法西斯被打败。苏美中联合对日作战,美国在日本扔了两颗原子弹,苏联出兵帮助中国对日作战。常说的经过苏联军,大批的苏联红军是从东北入境的,军纪严明是一支威武之师。而从我们家门口过的苏军,实际上是外蒙和白俄罗斯联军,以及新收编的部队,是一支没经过集训的杂牌军,部队纪律涣散,士兵素质差,所到之处奸淫妇女、劣迹斑斑。当地人憎恨不已,称其为“老毛子”。斯大林得知此事,气愤不已,回国途中在中苏边境整军,凡是在中国犯法犯罪的一律法办,杀了好多人。上世纪七十年代苏联赫鲁晓夫执政,中苏关系紧张,全民备战以防苏修入侵,人们很义愤,摩拳擦掌,因为对“老毛子”很仇视。其实这是片面的认知,整个俄罗斯和中国人民是友好的。

 

3. 革命老区

一九四六至四七年东北野战医院,就建在邻村西屯,当时的西屯和郭家屯(又叫东屯)一河之隔,据说西屯比东屯一度还要繁华,一是东屯地势低平,易泛水,特别是康德六年发大水很多地方受水侵;西屯地势高,后山有娘娘庙,曾香火繁盛,又是滦河县所在地。据说东北局书记高岗、饶潄石、程子华等高干曾多次来过,这里是革命的老区,人们觉悟高,很多老人当时都为建野战医院出过力,做过奉献。

我们村二道营的人自古以来勤劳善良,日出而作日落而息。渔牧耕猎在这块土地上,世世代代生活在这里,面朝黄土背朝天,辛勤的汗水浇灌在这里,历代劳动人民都过着贫困的生活。

毛主席共产党领导人民革命,家乡人民积极响应。送军粮,做军鞋,支援前线抗战;闹土改,斗地主,分田地,人民热火朝天,迎来了明媚的春天。共产党穷苦人得江山,国民党地主老财心不甘,组织还乡团反攻要变天。对土改干部残酷诛杀,闫德、李凤鸣被惨遭杀害,陈祥之妻被还乡团抓住,让他说出农会干部在哪里,不说便被活活地杀害,成为刘胡兰似的人物。那时,今天被国民党占领,明天又是共产党天下,兵荒马乱拉抽屉,人们不得安宁。共产党来了,三百来口人的村子里,十几人参加了解放军,十几人参加了区小队和县大队,二十来人组织了护地队,全民皆兵。丛云财、丛云峰、李恒、付万廷等参军后参加了平津战役同渡江作战;黄树青参军全国解放后又参加抗美援朝,任炮兵班长赴朝作战;李树臣参加解放大西南战役后参加解放海南岛的战斗;赵玉财、王桂生在解放隆化的战斗中立过战功。很多人抗战支援前线,男的赶着牛车挑着担儿,给解放军送军粮;妇女在家里做军衣,做军鞋,很多人组成担架队,帮助救护伤员。老人和妇女种好庄稼积极交公粮,为了解放事业,为了新中国的诞生,和全国人民一样,作出了积极的贡献。

 

四、回顾人生路

 

1. 读书无痕

我九岁上的一年级,六七岁时常常跟姐姐去学校。学校在农户的茅屋里,几张破桌子,几把破凳子,王恩荣老师在教室里提问学生,我在窗外不时地插话,老师没有责备我扰乱教学秩序,还在父亲面前夸我有出息。

父亲目不识丁,却很重视我们的学习,记得每逢过年时总要把王老师请到家里,写上两副对联,喝上两壶小酒。父亲没有别的嗜好,就是有时好喝上两口。上一年级时,王老师还给我和三哥垫了两元学费,后来三哥当兵提干回家,特地把王老师请到家里。上二年级时莫兰阁老师调来,同学们很高兴,因为听兄长们说,莫老师是郭家屯一带抓教学质量的名师。

可是来了不到两个星期,一天放学时莫老师突然对我们说:“明天将有新老师来教你们,我要去学放电影,以后看电影时见。”第二天生产队的破庙里,来了一位小老师,年龄十七八岁,满脸带着稚气。校园一片笑嘻嘻,何曾想吕世杰老师对学生一门心思,对学生关心爱护。清楚地记得,生产队的破庙又是牛圈,一次学友给老师送年糕,用白毛巾包着,一头牛眼误用角把他顶倒,一声惨叫。吕老师从屋里冲出,用身体护住学生,制住狂牛。还有一次,刚下过雨山洪暴发,老师送学生过干河沟,水很急不知深浅。吕老师亲试,被洪水打了个趔趄,险些被冲倒。

吕老师家在郭家屯,每天上班步行十里路程,为了不误上课他天天起早,天空一泛红准到。冬天他带的口罩,结着厚厚的冰霜。夏天,他的鞋和裤脚上经常沾满泥巴。由于吕老师对工作负责、教学认真,教学质量很高,我们那批学生很是受益,六四年学区统考成绩列前茅,很多人质疑,一个代课刚参加工作的小青年,竟会取得如此好的教学成绩。

一九六五年文化大革命开始,冀辅老师因在伪满时期任过职,会说日语口才好,很会办事,是很难得的人才。因有历史问题,随家下放,来教我们,冀老师与时俱进,紧紧贯彻“五七”指示,学生半农半读,积极参加文化大革命,不许抓教学质量。

一九六七年到三道营农中,黄成义、郭汉杰老师都是名师,无奈文化大革命,我和学友们辍学了。黄成义老师和赵吉普校长来动员我复学,二哥也做工作,因为二哥一心要供我上大学,文化大革命破灭了大学梦。现在回想起来还很后悔,当时不应辍学,应该听老师的指点。

 

2. 跋山涉河一步一脚窝

辍学后,我参加生产队劳动,干活专捡苦累活干,因为挣分高。铡草、耪地、旅粪、刨粪,在大石头沟挖山洞,一挖就是一两个月,山洞足有一百多米。满脸络腮胡子的丛云庆任队长,为了鼓舞小青年的士气,一边挖一边说:“挖吧,山里有宝石。”

数九隆冬在嘎查梁上修炮阵地,一镐头下去一道白印,只得弄些柴禾燃着,一点点地挖。民兵训练在三道营窟窿山打靶,成绩及格。发给我的是一支半自动步枪,枪号是777,后又配发了一支冲锋枪,爱枪如爱生命,每天地里劳动回来,总要操枪擦枪。村里专门盖了炮库,存放四门火炮“五七无后坐力炮”,西屯炮训“三机、四架、两装置、一体、一盾”,至今记忆犹新。

一九七三年秋,我决定报名上学,那时考试也是例行,决定是否录取,还得看大队和公社的保送,考试一张卷,半个小时就交卷啦。我很幸运,搭上保送末班车,被平泉师范录取。因此讲我是文化大革命的受害者也是受益者。那时学校不抓质量,师范也不例外,又是反击右倾翻案,又是批林批孔,今天到工厂学工,明天到农村学农。我农中辍学实际不到小学学历,郭信玉老师拿着我的先后几篇习作,在班级在年部在学校示范,说我肯学习有进步,后加入学校的创作组,被评为“平泉县的模范团员”。

 

3. 四十年的从教路

一九七五年,我开始参加教育教学工作,走上四十年的从教路。初参加工作在干沟门中学,学员来自干沟门和半壁山两个村,属村办中学,三个年级,有学生一百二三十人。

清楚地记得唐山大地震时,我们这各家各户不住在屋子里,住在临时搭在院子或街道的帐篷里,成天提心吊胆,一时危言四起,什么天塌地悬啦,什么地球毁灭啦。三哥回家路过北京遇到一些从震区出来的避难人,这些人目光呆滞脸上毫无表情。“你家还有多少人,舍了多少人”,见面后冷冷地互问。

难忘一九七六年,周恩来、毛主席、朱德老一代革命家相继逝世,人们悲痛不已。总理逝世时四害横行,不让开展纪念活动,人们从上到下自发地悼念人民的好总理。“欲悲闻鬼叫,我哭豺狼笑。洒酒祭雄杰,扬眉剑出鞘。”中国已不是过去的中国,人们也不是愚不可及了,让那些阉割马列主义的秀才们见鬼去吧。主席逝世,除了悲痛还忧心忡忡,难道天真的要塌,毛主席选定的接班人华主席能挑起中国这根大梁么,中国该向何处去?

一九七七年,我调到三道营社中,曾任社中负责人,教导主任、副校长职。那时学校工作事多,虽然不像文化大革命,今天上街明天游行,喊口号贴标语,可是也不重视抓教学质量,今天抽教师下乡,明天调老师参加工作组。公社青妇干部主任有事,让我代理县区巡检,一去十几天。参加工作组整党和书记去萝卜营十来天。抽调参加农田基本建设大会战,组织宣传报道,和书记一起各大队工作巡检,一去就是许多天。今天书记让写讲稿,明天主任让写总结。学校学生种地,在汤泉沟种荞麦,组织学生搞勤工俭学,去里沟砍木杆,去围场官地栽稻秧,一干就是十多天。我不是当领导的料,从领导岗位上下来后,又从事教学工作三十多年。

 

4. 为育双苗苦也斯累也斯

七九年至八零年,我国发生了历史性的变化。学校恢复废止近二十年的高考制度,中小学也恢复了正常的教学秩序。实行土地承包制,我家包种二十多亩地,我一门心思全身心地投入到教育教学工作中,为培育双苗而拼搏奋斗,早踏晨曦锄禾去,晚披星斗收粮食,午夜深深万籁静,仍在工作和学习,几十年如一日,没有星期没有假日,为育双苗万分辛苦。

八二至八七年度,我去了萝卜营小学任教,教三四年级复式班。初到时,学生的考试成绩不是很好,经过精心培养,成绩逐渐提高。注重学苗的培养,注重学生素质的提高,注重自主学习的好学风,任教五年教的学生有十五六人步入大中专,以后都由国家安排工作。碌碌多年如一日,没有显赫的政绩,为了教育拥有一片绿,春华秋实只有辛勤耕耘才会有收获,教育结硕果,培育出一大批优秀人才,有的已确立社会地位,有的崭露头角,再苦再累也值得。工作被人肯定,多次受到上级表彰,评为先进教育工作者,教学标兵。学校是窗口校,外地的学生纷纷来校借读。学校的几名教师,多年如一日,一心扑在教学上早到校晚离校加班加点,从不侃大山打牌,没有任何违法违纪现象,一心为了学生,一心为了提高教学质量。学生的学习积极性很高,清晨天刚一亮学生就来到校园,跑步、做操、书声朗朗。晚上端着油灯,教室里苦习,八九点还在夜读。学生家长对学校工作也很支持,群众捐资助教,捐款建校园。现在国家办学,那时是村校和群众办学。群众对学校工作充分肯定,金杯银杯不如群众的口碑,金奖银奖不如群众的夸奖。我对提高学生写作能力、数学计算能力,以及科学常识掌握,有一套独特的教学方法,很实用。同时也认识到教育形势严峻,在社会热门学科英语、电脑计算机的应用教学领域几乎成了门外汉,近似科盲。计划生育子女少了,改革开放人们物质生活提高。相应对孩子的期望值提高,为了更好使用教育资源,校点合并集中办学。教育工作者任重道远。

人生碌碌无遗憾,无非无暇心坦然,不求青史留名传,只图识史心自安。陋室虽简心地宽,手笔虽拙也自然,不求他人说声赞,孤芳自赏也自愿。

 

尾声

 

早就想把童年往事写下来,总没时间,恰好今年要退休,身体不好耳聋没有上班。老伴去侍候儿媳月子,我白天下地干活,早晚业余时间坐在电脑桌前按起键盘,开始写作。所写内容都是亲身经历,没有夸大或修辞的地方。

写作的目的很明确,记录下自己经历过的事,同龄人或上了年纪的人,看或听了引起对往事的回忆,觉得很开心,青年人看了能正视那段历史。也给后人们留下宝贵的东西。

我是生在红旗下长在红旗下,是党的阳光雨露把我哺育成人。我生活在两个不同时代,一是毛泽东时代,二是邓小平时代。

毛主席践行共产主义,使中国经济迟滞发展十多年,新中国建立后中国没有从实际上摆脱贫穷落后。我是从那个时代过来的人,也可以说是见证者。直到邓小平出山,改革开放农村土地承包责任生产,选择了一条正确的发展道路,三十年来经济腾飞日新月异。我用亲身经历述说了那段贫穷落后的历史,对比的方法写了自己的童年经历,学生时代。回顾了第一次铁牛进村,第一次看电视的情景。并且用很大的篇幅写了我的家乡。从家乡的历史人文古迹,到自然风貌乡土民情,人杰地灵,物阜民淳。从家乡的昨天写到今天,并展望了明天,讴歌了家乡的山山水水,讴歌了家乡的父老乡亲,讴歌了家乡的人们,展望未来无限期望,逐梦明天,令人奋然。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