愿你在这里遇到同样独立且丰富的灵魂

峨眉情歌

荣光友.JPG

峨眉情歌

荣光友

荣光友 1953年5月10日出生于四川省乐山市五通桥区,上个世纪70年代,在兰州军区某部服兵役,复员后,先后在峨眉山盐化集团、和邦集团等企业工作,高级政工师,2013年6月退休。从上个世纪70年代起,从事新闻报道和文学创作,作品散见于有关报刊杂志,作品多次获奖。近年来,先后在《当代》《北京文学》《参花》等杂志和美国《伊利华报》、南美洲苏里南国《中华日报》等发表小说、散文、文学评论等30多篇。

 

文诗雅是个从容优雅的戏剧作家,有过一段切肤之痛的失败婚姻,让她从原来的言情写手彻底转变成了战争题材写手。谁知却歪打正着,她创作的《峨眉武魂》《川军抗战》,先后两次获得了全国剧本创作一等奖。

前段时间,她所供职的峨眉山市歌剧院领导给她下达了创作大型歌剧《峨眉情歌》的任务。她非常为难地推辞说,“我是个爱情失败者,没有资格,也没有能力写好爱情题材,您另请高明吧!”

剧院领导斩钉截铁地说:“你是个金牌作家,《峨眉情歌》非你不可。我们还计划用《峨眉情歌》参加全国的戏剧调演呢!峨眉山区方圆三百平方公里,民歌情歌资源丰沛,你可前去采风,收集素材。我们坚信,你一定能够再出精品!”

推辞不了,就只能恭敬不如从命。但想要重拾爱情题材,文诗雅深感生活积累欠缺,只能依靠采风来弥补。她用十来天的时间,再次游览了峨眉山的双桥清音、九老仙府、象池月夜、金顶祥光、灵岩叠翠等著名景观,欣赏了历代文人墨客到峨眉山游访时,留下的许多诗文书画、摩崖石刻等。

尽管心情愉悦,眼界大开,可是创作素材却收集得并不多。于是,她只能另辟蹊径,深入到峨眉山区的广大村民中间去,寻找素材和灵感。

这天上午,当她正在峨眉山十里坪的乡村公路上行走时,突然被一阵阵悦耳动听的歌声给吸引住了:

“青青禾苗满田飞,哥在水田忙插秧,有心给你来帮忙,又怕旁人说是非……”

追逐着歌声一路寻觅,她来到一个古朴典雅的院落里,看见一位衣着整洁年近六旬的大妈,一边缝着鞋面,一边倾情歌唱着,满脸都是陶醉的表情。

文诗雅完全被大妈的歌声给征服了,情不自禁说道:“大妈,你的歌儿特让我感动!”

大妈从陶醉中惊醒说,“哦,我没事儿唱着玩儿的。闺女呀,请坐下歇歇脚,喝杯茶吧。”大妈请文诗雅在木椅上入坐,然后拿起茶杯,给她倒了一杯茶。

文诗雅品了一口茶,赞口不绝地说,“嗯,好茶,真香啊!大妈,您老年轻时,定然是村里的文艺骨干吧?”

大妈说:“嗨!你还甭说,我们这里的姑娘和小伙儿,恋爱、结婚、生孩子、办喜事等,都离不开歌声传情嘛!现在我老了,唱得不行了嘛。不过,长江后浪推前浪,如今,我的孙女儿唱得可好听了。喏,我们家的影碟机里还有她唱歌的碟片呢,既然你爱听歌,我就放给你听听吧!”

说着,大妈打开电视和影碟机。倾刻间,一个如花似玉的姑娘深情款款地唱着歌飘然而至:

“峨眉河水清又亮,阿妹河里洗衣裳,若能变成八脚蟹,钳住阿妹不松口……”

看着电视机里深情歌唱的姑娘,文诗雅突然间被震惊得口瞪目呆:呀,这不就是那个无耻的“小三”吗?不堪回首的往事涌上心头……三年前,文诗雅从省城出差回家,看见自己的丈夫陈世魁与这位“小三”,双双衣冠不整地在卧室里,正热火朝天地讨论着优生优育的话题。

文诗雅义愤填膺地责问丈夫:“这是为什么?”陈世魁理直气壮地抛出三个短句:“出轨。微不足道。别大惊小怪!”

突如其来的“家变”,硬是让文诗雅痛入骨髓,让她百思不得其解的是,她眼中这个专情爱家的好男人转变如此之快。最近,听说他胃口不佳,她想方设法为他调剂饮食,嘘寒问暖百般呵护。只知道他的作息规律有所变化,丝毫也没有发现一丁点儿出轨的苗头。可是,为什么他突然之间就有了小情人?有就有吧,他们去哪里不行,可他却偏要带回家里来胡作非为!这岂不是肆无忌惮欺人太甚?这个家还是个家吗?

痛定思痛的文诗雅毅然决然地提起了离婚诉讼。不知道是因为羞愧难当或是其他原因,丈夫爽快地同意离婚,并且大大方方地将他所创办并经营的影视传媒公司等大部分财产留给了文诗雅和儿子。后来听说陈世魁离开了峨眉山市,带着“小三”一起移民去了欧洲某国。

“竹叶青翠竹竿长,竹林相会好地方。情哥要来你快快来嘛,莫让情妹等得心发慌……”这时,电视里竟然出现了“小三”与陈世魁两人,声情并茂载歌载舞表演的男女声二重唱。

文诗雅虽然在表面上不动声色,但内心里却怒火熊熊倒海翻江:这对可恶的狗男女,早就明铺暗盖鬼混在一起了,如今,他们竟然要尝试着去竹林深处浪漫……可是,他们不是移民去了欧洲吗?他们是何时回来唱歌录相的呢?

文诗雅眉头一皱计上心来,但见她眉开眼笑地对大妈说:“大妈,这两人表演的二重唱,堪称珠联璧合哦,如果他们是一对夫妻的话,那可真是天作之合呀。还有,他们这样的艺术人才,是欧洲的艺术院校培养出来的吧?他们叫什么名字,在哪里高就呀?”

“他们并不是夫妻,也从来就没有去过欧洲。我孙女叫竹林霜,是华西传媒大学的硕士,现在是华西歌剧院的演员。这个男子叫陈世魁,他的父母亲曾是我们这里的插队知青,回城后,还经常来我们村,帮助我们脱贫致富。只可惜,这对夫妻十五年前因车祸去世了。时至今日,村民们说起这对夫妻,没有不竖起大拇指的。三年前,陈世魁才和我们联系上的,他捐钱捐物,资助我们扩建了高等级乡村公路和饮水工程……”

文诗雅听后惊诧不已,甚至有一丝惊喜在悄悄萌生:“哦,大妈,请你详细地说一说,这陈世魁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呀?”

“嗨,这陈世魁还真是菩萨心肠啊!他大把花钱资助我们村。他说这是为了完成他父母的遗愿,可惜他能力有限,时间有限。后来,我们才知道,他得了胃癌,确诊时已经是晚期了。他在心里头认定:即使是花尽了所有的家产来治病,也不可能挽救得了他的生命。他深爱着妻子和儿子,不愿意让妻子和儿子眼睁睁地看着他,在受尽折磨以后逐渐走向死亡,这对他和妻子、儿子,都是一种最残酷的折磨,他不忍心哪!因此,他让我的孙女儿帮忙,好像要在他妻子面前演出一场‘出轨’的戏……”

听着大妈叙述的曲折隐情,文诗雅早已是热泪盈眶,泣不成声了。

“你怎么哭了呢?我还没说完呢,也许是善有善报吧,当陈世魁病入膏肓,准备从峨眉山上的一处百丈悬崖跳崖自尽,刚好遇到了峨眉山上的一位老中医及其徒弟,师徒二人菩萨心肠,用祖传秘方为他治病。经过近三年的治疗和调理,彻底治好了他的胃癌。听说,经过省城华川医院的检查确认,陈世魁已经彻底康复了。明天,他就要离开十里坪,回市中区去找他的前妻了。据说,这几年他的前妻一直都是单身……”

听到这里,文诗雅情不自禁地号啕大哭说:“大妈,我就是陈世魁的前妻!我……”突然,文诗雅跌入了一个温暖的怀抱,原来陈世魁一直住在大妈家,他刚才去山间小路散步了,一进门刚好看见了朝思暮想的文诗雅……

“诗雅,我终于死里逃生了,看见你,我真高兴!今天,我们能够在峨眉山上重逢,这真是老天爷的恩赐啊!”

文诗雅用力地拍打着他,哽咽着说,“世魁,你不该隐瞒病情。夫妻本是一个整体,我们应该同甘共苦,共同面对!”

“诗雅,我错了。你别哭,我们终于苦尽甘来,我答应你今后不管遇到任何困难,都不再对你有所隐瞒!”

半年后,由文诗雅以自身经历为原型而创作的大型歌剧《峨眉情歌》在省城华西大剧场隆重上演了。该剧故事情节扣人心弦,人物形象栩栩如生,全剧歌曲脍炙人口。演出一个月,场场爆满。该剧主题歌被广为传唱:

“峨山高来峨水长,山高水长好风光。山是阿哥水是妹哟,天长地久幸福长……”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