愿你在这里遇到同样独立且丰富的灵魂

回家过年的路上

QQ图片20160328092031.jpg

回家过年的路上

黄朝忠

黄朝忠 中国散文学会会员、湖北省作协会员、民协会员、诗词学会会员、郑州小小说学会会员等。迄今已在全国180多家刊物发表小说、故事、散文等2500多篇,其中近百篇作品被多本刊物转载或获奖,出版有个人小说、故事集。

 

我和老婆林叶长年累月在城里做生意,今年临近春节,我跟她商量,这钱呀,人一生就是不睡觉也挣不完。于是,我们决定提前几天关店门回家。

腊月二十三,是我国传统节日——小年。这天走之前,我到农贸大市场买了不少鸡鸭鱼肉和烟酒、鞭炮、水果什么的,也算是顺便带回家的年货。我把这些东西都装在小车后备厢里,就和老婆林叶归心似箭地上了路。

我家距城里有40公里,小车跑了约一半路程时,忽见一个老大娘跪在路中招手叫道:“师傅,请行行好,把我小孙女送到医院看医生,她病得不轻。”

“嘎”地刹稳车,下车门问道:“大娘,她是您孙女,病了?”

“嗯,”老大娘说,“我小孙女,今年12岁。今天我们奶孙俩走亲戚回家刚走到这儿时,小孙女突然呕吐不止,面无人色,眼看就要休克,真把我吓死了,只好跪地求路人好心相救。大哥,求你行行善,把我小孙女送到前面那个卫生院抢救好吧?我给你磕头了。”

“老人家别,别这样。好,好,快上车吧。”我催道。

小女孩被送进医院急救室后,老大娘又抹着眼泪与医生商量说:“医生,我儿子、媳妇都在外地打工,他们说腊月二十八才能到家,现在我孙女突发疾病,老婆子我身无分文,想和你商量商量,暂把医药费欠下,待我儿子回家后保证给你结清好吗?”

“这个还得要医院领导表态,我们医生只为病人诊断看病,作不了主哦。”

我听到医生这么一说,便插话道:“老人家,别为钱担心,医药费我替您出。”

我又问医生道:“这小女孩治疗费用大概得多少?”

门诊医生默默地算了一下,说:“挂几瓶吊水,再住一晚上院观察观察,明天就可以回家了,各种费用加起来也只不过千把块钱。”

医生这一说,我心里有了底,便把老大娘叫到一边说:“老人家,我这是2000元,您拿去为小孙女治病用吧。医生说,看病得千把块钱,剩余的钱给小孙女买点儿东西吃吧。”老大娘接过钱,感激涕零地扑通跪在我面前,说:“大哥,我们不沾亲不带故,你用车送我小孙女来医院就帮了大忙,这又让你破费,我,我不好意思啊!”

“没事,没事,收下吧,好好照护小孙女,我走了。”当我转身走后,老大娘追出医院大门,感动地挥着手叫道:“大哥,你真是菩萨心肠,大好人啊!”

车刚离开省道进入乡道时,我透过车前窗的玻璃,发现有个老人弓着身子拉板车朝陡坡路上奔,却怎么也奔不上去。

我赶忙刹住车对老婆说:“林叶,看,前面那位拉板车的老人多吃力,背绳躬身怎么也奔不上这陡坡路,我下车去帮他推一把。”

“好的,去吧。”老婆林叶说。

当我帮老人把板车推上陡坡路,老人感动得连连道谢。他掏出烟客气地说:“谢谢大哥,多亏你帮忙,不然我这一板车好几百斤废品,累死也奔不上这陡坡路呢!来,抽支烟吧。”

“谢谢老伯,我不会抽烟,”我抬头一看,顿觉此人很面熟,愣愣地问道,“老人家,您,您是不是叫王太合?”

“是呀,你是?”

“我是朝忠,王湾村的。哎,太合叔,多年不见,陌生得就认不出来了哦。”我说。

“是呀,起码有三十年了,你刚才不问我,我真不敢叫你。看你现在,西装革履,开着小车,多阔啊!”太合叔从板车上抽下两块纸箱壳放在地上当凳,让我同他坐下聊聊。

我问起太合叔:“现在家里还有几口人,生活过得幸福吗?”

只见太合叔眼泪“唰”地滚了出来,说:“侄儿呀,说来不怕你笑话,我现在孤苦伶仃,混得不如人啊!”接着,他说了他家这几年的不幸。

原来十年前,因儿子身患癌症离世后,儿媳带着孩子改嫁远走高飞去了他乡。三年前,他老伴又病故走了,现在就他一人生活着,虽然政府关心照顾,吃上低保金,自己还要靠收破烂卖点儿小钱补贴家用。快过大年了,家里鱼肉、烟酒什么都还没买,打算把收的这车废品卖掉办年货。

听太合叔这一说,我对他家的不幸深感痛心。因为在我童年时,太合叔跟我们是邻居,两家关系很好。太合叔也挺喜欢我,经常带我上街给买好吃的、好玩的,往事历历在目,恩情铭记在心。后来,太合叔搬迁到外村定居,我再也没有见到他了。对于太合叔今天的孤苦处境,我顿生恻隐之心,便打开车厢,取出一些鱼肉烟酒送给了他。临别时,我又掏出一千块钱塞到他手心,说:“太合叔,这点儿钱您老收下买点儿好吃的补补身子,保重自己哦。”

太合叔见我送物又给钱,感激涕零地说:“朝忠侄儿,你如此关心我、可怜我,叫叔我怎么感谢你啊!”

“太合叔,小小心意,不值得感谢。您快卖废品去吧,我有事,也走了。”我说。

太合叔走后,老婆林叶好像有点儿不悦,她问道:“老公,你这是在可怜人家呀,还是在扶贫?路遇家门老叔就如此大方地送鱼送肉又送钱,你是在‘卖肥’,还是在犯傻呀?”

我认真地说:“林叶,别这样说。咱和太合叔二三十年没见面,他今天又处于无儿无女的孤苦境况,我同情他,表示一下心意也是应该的嘛!再说,国家从2014年起,把每年的10月17号定为扶贫日,今天,我们在回家过年的这路上遇到他,资助点儿也算是扶贫啊。”

“你真会说话。”老婆林叶点头道。

车没跑多远,我又发现一个老人坐在大堰埂上哭泣,我怕他是想自寻短见,赶忙停车下来近前问道:“老人家,您怎么坐在塘堰边哭泣,遇到什么想不开的事了?”老人看了我一眼,说:“大哥,你有所不知,早上儿媳妇给了1000块钱要我上街买水果、糖果和孩子玩的鞭炮,当我在水果摊掏钱买水果时,一个年轻扒手冷不丁把我手中1000块钱抢跑了,追也没追上。因此我没脸回家向儿媳交代,只好一死了之哦!”

“老人家,大过年了,可别这样想。再说,丢财免灾,儿媳会原谅你的。”我安慰说。

“她原谅个屁,”老人又说了儿媳在家里是个骄横跋扈、不讲道理的“母老虎”,“她不会饶过我,会与我闹得天翻地覆,让我年就过不安宁呢。我不如死了好哦。”

我沉思片刻说:“老人家别担心,我车上有水果,还有小孩玩的鞭炮,送给您向儿媳交差吧。”于是,我从后备厢里取出一箱苹果,一箱香蕉,一箱水梨,还有几盒小孩喜欢玩的鞭炮,全装在了老人的三轮车上,还给了他500块钱。我风趣地问道:“老人家,您这‘满载而归’,儿媳见了不会再说您什么了吧?”

老人如此惊讶,不敢相信。他说:“孩子,你,你是不是在跟我开玩笑,逗我开心呢?”

“开什么玩笑,真是送给您的。看,东西都放在您三轮车上了,钱也递到您手里了,您还不相信?快回去吧。”我这一说,老人破涕为笑,拉着我的手不放,硬要叫我留下姓名、电话号码,他待儿子在外打工回来后告诉他,感谢我。我说:“老人家,区区小事,何足感谢?今天我能解囊相助,也算是缘分啊。”

路上,老婆林叶对我这种做法很是不悦,埋怨我大脑有水,一路犯傻。我给她解释说:“林叶,我没犯傻,大脑也没进水。我们做生意人赚的都是消费者们的钱。再说,快过年了,遇到有难之人,为他们解决点燃眉之急,资助点有限的资金和物质,也是在行善做好事,来年生意更兴隆呢!”

车快要到家时,又见村道上过来一阵送葬队伍,花圈、亡马、亡轿、灵房,花花绿绿地一大排,吹鼓手吹吹打打,鞭炮齐鸣,震耳欲聋。本来村道就不算宽,却几乎让送葬队伍占满了。车无法过去,我只好不断按喇叭警示,请人让出一条过车道。当我的小车缓缓跑到抬棺人前面,我看到花圈上写着:“乐开恩老人安息”,又见送葬者好多是熟人。我赶忙把车停在路边,下来向他们打招呼,奉烟。这时,双手捧着乐开恩老人遗像框的乐山川大哥,显得很悲痛地问道:“是朝忠老弟,你回家过年?”

“嗯,”我应了一声,问道,“山川哥,开恩老伯怎么驾鹤归西了呢?”

山川哥哭丧着脸说:“前天上午,他骑着自行车到镇上药店进药,在回家的路上不幸遭车祸身亡,车轮从腰部压过,五脏六腑都流露出来,死的惨啊!”

听山川哥这说,我忍不住拍着棺木痛声哭道:“开恩老伯,您就快70岁人了,出门为啥不坐公交车,还骑自行车上街进药呢?惨遭车祸,不该啊!”

于是,我也随送葬队伍送开恩老伯一程。在坟头下棺掩土时,我拿起铁锹为开恩老伯盖上一锹土,还磕了三个头,又把车上的鞭炮抱出来燃放,送开恩老伯一路走好。随后,我还拿出1000块钱塞在山川哥的手上,因为开恩老伯是我的恩人。

完事后,老婆林叶没好气地问道:“老公,你是不是学会了诸葛亮的掐指神算,才选了今天小年这个日子回家?一路好多事都让你碰上了,也让你帮助了?连死人也成了你的恩人,真是会编故事。”

我敛容正色道:“林叶,我编什么故事?罗开恩老伯确实是我曾经的恩人。”

然后,我便和她讲了我7岁那年,因右腿肚上长了一个鸡蛋大的毒脓疮,天天疼得喊爹叫娘。由于家庭姊妹多,经济条件有限,没钱进医院看医生,母亲只好用土方治。谁知被不懂医药的母亲越治越狠,结果满腿长得都是小脓疮,差点儿坏了我的右腿。开恩老伯得知后,就主动上门为我免费治毒疮。在开恩老伯的精心治疗下,一个多月后,我右腿上的大疮小疮全好了,也没带任何伤残痕迹。

我问她:“林叶,现在开恩老伯走了,我为他放点儿鞭炮,拿点儿钱孝敬孝敬,难道不应该吗?”

“应该,应该,你今天一路上,是在学雷锋,还是在做慈善?”老婆瞥了我一眼,又问道,“这带回家过年的年货全‘舍己救人’了,你打算咋办?”

“什么咋办,明天再上街买呗。”我说。

……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