愿你在这里遇到同样独立且丰富的灵魂

负君一拜

QQ图片20161018101806.jpg

负君一拜

李瑞志

李瑞志 武汉市江夏区中国地质大学江城学院14级机电专业学生。中国青年作家协会会员,《望月文学》特约作家,《雪峰诗刊》特约诗人。曾获“星河犁梦”文学月度散文三等奖,中国诗词“亘牛琉马”复兴社二月份的征文优秀奖。作品发表于《汉唐诗刊》《关东文苑》《梅川》《望月文学》《诗中国》等刊物。

 

有没有这样一个地方,让你每日早出晚归,累说不累?有没有这样一个地方,让你终日想睡,又不敢入睡?有没有这样一个地方,让你尝尽五味,又欲退不退?有没有这样一个地方,让你纠于错对,却又内心纯美?我相信我有这么一个地方,而且我相信我的初中同学都有。

冬日的阳光真是可贵,刚冒出头就引出卧居在家的我。走在熟悉的小路上,看鸟儿在飞,落叶在荡。走上一段上坡路,本已做好了踩泥泞、过尘灰的准备,却发现脚下是一条柏油马路,如此平坦,如此整洁。当年走过无数次的小路,我本以为它的土壤会映上我脚底的纹路,五年后的今天我再来,上面却是空无一物,路尽头的那所中学已经成了小学。一阵风吹来,使得落叶飘飞,坠在我的身上,又映在我的心上。阳光很柔和,抚于落叶上,落叶便有了各自的身影,重重叠叠,交相辉映,似是散落了一地的旧时光,荡开了我的心事,在这寒风萧瑟的冬日,欲语还羞。

上大学后,我便很少回老家,一是由于学业繁重,二是觉得回老家后也无所事事。可寒假来了,终究还是回了老家——梅川。回家的第二天,爸爸对我说:“你有空去你当年的初中去看看吧,那里现在改成了一所小学,绿化装修都不错。”当年的初中——镇中,一个多么熟悉而又陌生的名字啊!记得当年我刚进这所学校时,我还是一个12岁的小男孩。那时,从我进这所学校起,我就在抱怨。这所学校靠近公路,离我家颇有一段距离,我每日上学清晨5点就得起床,步行到学校至少得一个小时。其中最难熬的便是那段上坡路,坑坑洼洼凹凸不平,路中间就是一个垃圾堆,晴天还好,若是雨天,雨水带着垃圾,顺坡势而下,简直无法行走。若是再碰着夏季大雨,一阵阵恶臭到处弥漫,一袋袋垃圾冲得到处都是。每逢这种情况,为了上学,无奈之下,只有带着两双鞋,硬着头皮走过去,到了学校后再更换鞋袜。而到了学校,上完早自习,紧接着要面对的就是学校的早饭,对于家中独子又经常在外面吃早饭的我来说,这里的伙食实在是难以下咽,但为了一整天的学习,却又不得不吃。每天到了晚上9点左右,我才拖着一身疲惫回家。

老家梅川颇有不少的地方可供游玩,梅浦清流,白石胜景,横岗耸翠,灵山浮渡……但当我走上了这条柏油路,走到了昔日母校的面前,我不禁驻足,不忍进入。苍老的面容,残旧的后门,幽深的草丛,静静地立着,它真的老了。学子们总爱把小学比作儿时的天堂,高中比作梦想的翅膀,大学比作成功的希望。那初中呢?它总是被遗忘,甚至连回顾的目光亦甚少在它身上停驻。这对它似乎是不公平的,这里摆不开战场,这里没有高考独木桥;这里办不了堂皇的晚会,这里没有高楼大厦;这里成不了游戏乐园,这里是教书育人。而这里有的只是教学楼,只是操场,只是食堂,只是那昔日懵懂的师生情,同窗谊。

“这里的位置太偏,这里的伙食太差,这里的老师太凶,这里的成绩无用……”镇中面对各种抱怨,各种冷眼,默默地坐着,迎来送往,见证了一代代孩子的成长。今天,当昔日的一个顽童再归,准备来看看时,它已不在。再回想起当年的抱怨辱骂,甚至回想起当年一些同学在桌椅墙面上的乱涂乱画,不禁感慨,它受的苦,太多;它受的罪,太重;它的身体,太累。

如今的镇中扩建了不少,又新开辟了一个门,学校不大,学生很多,都是些小学生,操着一口流利的普通话,而这里将是他们的乐园。走进学校,池塘仍在,操场仍在,只不过昔日操场上的草已没了。这不禁让我想起了当年初三,那时候为了迎战体育中考,我们每个人早上到学校第一件事便是围着操场跑步,正值夏日,几圈下来一身大汗,然后回到教室开始早自习,左手拿着一本书当扇子扇风,右手拿着语文书背诵诗词,几滴汗珠儿落下来,刚好滴在书的字上,那字映的好大,好清晰。小小的一个教室,前面是老师高坐,后面是贴着我们目标榜的墙壁,而中间则是认真学习的我们。汗水随着书声跟时光一同远去。青春打马过,我们落马成伤,任由那些逝去的人和事渐渐模糊。

过去的终究过去,只是蓦然回首,风吹起的,都是记忆的碎片。远赴他乡,孤身一人在大学求学后,渐渐明白当年老师所讲的“大学就是半个社会”的含义。想起了高中生涯的艰辛与高考的残酷,才能懂得初中的价值。回想起自己初中时做过的事说过的话,看似滑稽不堪,却又真真实实是自己的内心想法。而现在在大学,过多的公式理论封住了我们的想象,过多的规矩条理阻住了我们的创新,过多的竞选评比忙碌了我们的身心。今时今日,很多人在谈追回自然,而在如今的我看来,生命的本身就是自然,初中三年的生活就是自然。在这个纷扰嘈杂的现代社会中,它为我们这些孩子提供最为僻静安宁的处所,让我们在这里学习,让我们在这里整装待发,让我们在这里等待未来的挑战。

昔日的镇中已不在,它就像一位背对着我们的慈祥长辈,为我们遮风挡雨,岁月无情地伤害着它的身体,但我们却毫不在乎,甚至怪罪于它的苍老与缓慢,可当我们有一天懂得后,想再去看一看它时,它已不在。

现如今的我已经是一名大学生了,我写过很多篇文章,但却从未为自己的初中母校动笔。今日我站在母校的面前,我注视着它,它凝视着我,在此我深深一拜,因为我知道我辜负了它,我负君一拜。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