愿你在这里遇到同样独立且丰富的灵魂

回故乡(组诗)

杨秀武.jpg

回故乡(组诗)

杨秀武

杨秀武 男,五〇后,苗族,湖北省恩施市人。中国作协会员。出版诗歌集、散文集多部。现任中国少数民族作家学会常务理事、湖北省作家协会少数民族文学工作委员会副主任、恩施自治州文联副主席、恩施自治州作协主席。先后获得第四届湖北文学奖、第七届屈原文艺奖、第九届全国少数民族文学创作“骏马奖”、二〇一三年《民族文学》诗歌年度奖、二〇一四年《长江丛刊》散文年度奖等奖项。

 

回故乡

  

花甲之年,回到故乡

故乡不叫我局长、部长、主席

还叫我杨武儿

 

回到故乡,我不是一个东西

母亲健在,我是一个没长大的儿

启蒙老师健在,我还是一个小学生

幺房的太爷健在,我是一个重孙

刚学会走路的奶娃,我要喊叔叔

 

在故乡,我算什么

幺叔家同辈的小兄弟  

在清华大学读研

儿时被我欺负的族房哥

有五个儿女。他说是一窝鸟

他又说很遗憾。这一窝鸟

飞到武汉、上海、广东、天津、北京

博士的翅膀很软,没有飞出国门

 

我住的山寨叫长槽

我出生的小吊脚木楼在长槽的东边

当一轮朝阳在垭口上盖上红印

我有点驼背的影子,很长

刚好把这形象的地名填满

 

这一刻,我突然想到

父亲临终时 使尽全身力气的一句话

儿子,垭口上的太阳像一个红色的零

他又是摇头,又是拱手

 

 

  

在我眼里,天底下都是恩施

我第一次去云南泸沽湖

听导游说走婚

走着走着,我就钻进了土家女儿会

买妹的兰花,讨价还价的神柲

那年农历七月十二,她在五楼给兰花浇水

我的一钵山茶,仰望认识了她

 

我第一次出国去越南,在下龙湾的仙女洞

一群美女从石壁上裸奔而来

男人惊叫,女人脸红,我沉默

恩施那个穿白色连衣裙的妹  

正站在微信里向我招手

我用母指和食指亲她的胸脯

越亲越丰满

 

我第一次去广东虎门

我写诗,写完了再读

诗句不是虎门,全是土家白虎图腾

树下有卖珍珠的,我选最好看的蚌壳

杀蚌壳的过程,取珍珠的过程

我选珍珠的过程,珍珠打眼的过程

串珍珠项链的过程,耗去了三个小时

选一颗坠子耗去三个小时

我爱妹,要耗去今生的时间

要耗去来生的时间

 

 IMG_2863副本.png

  一株野百合花

 

那一株朴素的野百合花

干净的白,纯粹的白

雪表面的干净,找不到归路

我必须毕恭毕敬地爱她

 

我问农家乐的老板

这株野百合花从哪里移来的

他的耳朵很累,没理我

我数花朵,已开的有三十九朵

还有一朵没开

青色的花蕾像站在

鄂渝高处的一棵水杉

 

一只蜜蜂飞来

低语,翅膀像风电

我们昨晚下榻到这里时

不知道这里有这样一株野百合花

我很后悔,为什拒绝伙伴的邀请

月光下,在这院坝里坐坐

空着的椅子

  恰好离百合花很近

 

我要在栏堰村

等第四十朵花的开放

第四十朵百合花开的全部过程

应该与我一生的追求完全吻合

我要与这个早晨的百合花

赌一把完美

 

 

我的故乡

 

一条山脉就好像一头牛

天下最像牛的山脉

天下最倔犟的一头牛

牛在清江的拐弯处 望长江

想大海

 

牛脑壳在巴东  

牛尾巴在鹤峰

牛的肚子一半归属建始

另一半所辖恩施

四蹄牛逼,一只脚踩一个县市

恩施土家族苗族自治州

踏了一半

 

牛身上长的花草  

叫头顶一颗珠,江边一碗水

文王一支笔,七叶一枝花……

这些花草的名字

都是拉牛耕田的人起的

这些人,都是高寿   

他们说城里人都是蠢人

用大把大把的钞票买药吃

 

牛身上长的树

一种叫水杉的树

  分类学叫活化石

植物学叫孑遗植物

专家研究这树的名字

在国际上权威性发布

还是叫水杉

 

这一头牛是我的故乡

我住在牛的这边

妹住在牛的那边

当太阳走出地平线

妹那边是一个神秘的世界

当太阳回到地平线

我这边是一个神秘的世界

不近不远

一个神秘的距离

 

山那边的风,刮不过牛的背

挡住的风

刮成一座苗家寨堡

山这边的风

  同样翻不过牛的背

撤退的风

旋转为一座土家山寨

 

正午的太阳

灿烂山的两边。这头牛

不分阴和阳,不分土和苗  

牛背上的风,吼出一首山歌

苗儿离不开土哟

土儿离不开苗……

 

 

  拜谒昭君墓

 

躺在草原上的江南

就像一个定格的真理

真理是不朽的,真理是美丽的

无边的草原

向我招手

 

我从长江边的香溪来

我带着两千多年前那轮细腰的月光来

我带着真理和美丽的源头来

我就这样来了

 

我在遥远的路上  

用真理丈量美的长度

用美丽丈量真理的久远

倾国倾城的江南

在草原上是一个更大的草原

我就这样宽阔了

 

草原,无边的草

宁静的绿色、浪漫、豁达

当我的诗歌和我的灵魂

穿过草原真理的山脉

我要把草原没有忧伤的眼神

带回一个叫香溪的地方

  寻人启事

  

他不是一个疯子

他是普通话比方言说得好的山里人

他的右手上有一块刺绣

是在一次见义勇为的时候

一把水果刀的作品

回来吧!兄弟

我们在找你

  心在北边的每个角落

我们为你翻遍了所有的煤啊

请知道下落的朋友,帮忙劝告

一定不要去比心还黑的煤窑

他不是我的至亲

他是我的村民

一个野心的打工仔

回来吧!兄弟

在外打工的人都回桃花园村了

来桃花园村打工的

还有成千上万的南腔北调

回来吧!兄弟

母亲把你走出村头的那座小山

望矮了,她老人家

还不清楚自己的日子不很多了

 

 

  敬畏

 

“谁砍了他,谁就绝子灭孙”

父亲的这句话,是说给我听的

说完,他就走了

除了我和妹,没有人真哭

 

我开始敬畏树叶

因为有树叶就有树的存在

有树的存在    

就有我和妹的爱情存在

就有我的子孙存在

 

开始敬畏自己坐的这把椅子

我经常用铁钉铆紧椅子的责任

椅子痛得越是晃动

树下的那堆黄土就越静

敬畏五楼那几钵亮灯的影子

对我的注视

 

IMG_2866副本.png


【创作手记】

我在一个与世隔绝的地方出生,在一个出身不好的家庭中成长。记得六岁的时候,我就陪着母亲这个“五类分子”站在高大的桌子上受批斗。我曾得过大病、遭遇过车祸、遭遇过水患,几次三番与死神擦肩而过。

我用文学这一爱好填平了人生的坎坷,构筑了自己的梦想。在诗意中生活,用诗歌表达生活,用诗歌去追求生活。创作能让我忘记自己的年龄、忘记自己的烦恼、忘记自己的疾病。

我的创作与获奖无关、与金钱无关、与功利无关。为什么?因为人需要精神,文学就是我唯一的精神支柱。况且并不是文学需要我,而是我需要文学。

坦白说,现在我才真正进入了文学创作的春天。因为我对人生、对生活的理解,随着年龄的增加才有一些较为深刻的认识。

我的文学作品也一直在不断地超越自己,我认为我最好的作品还在创作或者说正准备创作,别看我是六十岁的年龄,我感觉我是三十岁的心态、二十岁的激情。

 

【专家点评】

诗人的天职是还乡,还乡使故土成为亲近本源之处。杨秀武的“回故乡”系列诗歌是一种“还乡”之行,他的写作源泉某种意义上是因为他始终“回故乡”,清江是他的“生命之源”,他作为诗人的一生,是沿着清江回故乡。

诗人的故乡在清江,这条长江支流风景秀丽,但我想大多数中国人,不一定知道。他如此细致、忠诚地抒写一个无人知道的故乡,他所有的才思和词汇,呈现了这条河流的历史、细节和当下命运。

杨秀武的写作方式,建构了一个诗性的关于清江的话语系统。

这种写作方式,对于那些迷恋建构宏大社会场景、呈现时代性命题却忽略自己的生命本源、忽略自己作为一个具体地域中的个体的作者而言,是否值得注意?一个人,若是不了解自己,能否言说这个世界?一个人,若不能言说当下的、历史的、个人的生存境遇,能否描述更广大更深远的的社会及人生?

(荣光启 首都师范大学文学博士,武汉大学文学院副教授,中国现代文学学会会员,曾获“中国十大新锐诗评家”提名)


~.png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