愿你在这里遇到同样独立且丰富的灵魂

一只鸟把我叫醒(外三首)

杨秀武.jpg

一只鸟把我叫醒(外三首)

 杨秀武

  杨秀武 男,五〇后,苗族,湖北省恩施市人。中国作家协会会员。出版诗歌集、散文集多部。现任中国少数民族作家学会常务理事、湖北省作家协会少数民族文学工作委员会副主任、恩施自治州文联副主席、恩施自治州作协主席。曾获得第四届湖北文学奖、第七届屈原文艺奖、第九届全国少数民族文学创作“骏马奖”、二〇一三年《民族文学》诗歌年度奖、二〇一四年《长江丛刊》散文年度奖。

 

  我在练习死亡的时候

  一只鸟的叫声像一支呼啸的箭

  在凌晨三点射向我

  我活过来了

 

  窗外的一座山

  是这座城市中心唯一的高度

  只容得下一棵树 一只鸟

 

  我的心 一只鸟的容身之地

  我仰望一棵树一只鸟 愉悦之中

  天上淌着要命的情诗和一滴鸟血

  

      敌人

  

  我戴顶斗笠 穿件蓑衣

  直到稻子收割了

  谷子去了晒场

  稻草去了一个叫田埂的地方

  我不语

  还是原来的模样

  稻子的蔸蔸

  像排列整齐的罗汉桩

  一群群麻雀在稻田里叽叽喳喳

  练贼的才能

  麻雀

  先把我当一个憨人

  再把我当一个骗子

  然后

  把我撕成一根站着的骨头

  

      酿蜜

 

  把所有的花放在身体里

  身体里的火焰

  照亮蜜的源头

  下一步的跨越

  众生没有陷阱

  我再没有苦难

 

  蜜蜂酿蜜的过程

  像苦涩一样甘甜

  酸也彻骨 甜也彻骨

  她护花的过程 像罪恶一样美丽

  自在可以洒脱 爱憎可以分明

  这是最痛快的蜜房

  晶亮 透明 一尘不染

 

  她走在秋天的羊肠小道上

  像一个爱神降临

  灯笼树举着火把

  一直燃烧到

  她难以割舍的地方

  夜晚的蜜色 装满一个玻璃瓶

  她的背影 在蜜色的月光下跃入深渊

  她就这样把我引向辽阔

 

  我渴望了一生的蜜

  我要拧开通体光明的瓶塞

  我站起来或者蹲下去

  归还一个

  我如何在骨头里酿蜜的过程

 

      清江岸边

 

  对着自家的一条狗哭诉

  我想儿子 想孙子

  想对门那位老妈子

  我一个人呆在吊脚木楼里

  说话的人都没有啊

 

  在一条狗的面前

  他竟然变成一个孩子

  撒娇 告状 诉说

  他的黄狗被另一条白狗喊走

  我为什么不变一条黄狗呢

  她为什么不变一条白狗呢

  老头彻底地垮掉了

  失控 眼前一片疯狂的江水

  第二天 对门的老妈子

  看到清江岸上 有一砣石头

  滚进了深潭

  老妈子也把自己捆成一砣石头

 

  两条狗望着清江 像哭嫁

  高一声 低一声

  长一声 短一声

丛林.png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