愿你在这里遇到同样独立且丰富的灵魂

秋天,最后一夜(组诗)

路漫1.jpg

秋天,最后一夜(组诗)

路漫

  路漫   男。楚国人,现漂流西北。著有诗集《流浪的歌者》《路漫的诗》等;主编出版《诗歌百家集锦》《八面诗风》等;代表作长诗《白夜》。不加入任何协会和团体,崇尚自由和自我。现任《若水》诗刊总编。

 

走在暮秋的雨中

 

走在暮秋的雨中,看匆忙回家的人

公交车卸下满车的疲惫,又

装上满车的无奈、焦躁

雨水模糊了玻璃车窗,模糊了所有的脸

越来越明亮的街灯下

很多手机在说着雨的心情

 

阴雨持续了五天,抱怨填满了街巷

如果太阳准时升降五天

阳光同样会被诅咒,人就是这般奇怪的物种

穿过子午路沿着小寨路往东走

翻过一座立交就是翠华路

西安历史博物馆立在雨中

 

暮秋的雨中,一个男人的身影

被街灯拉长或者缩短

身影的长短有什么关系呢

不影响我走进越来越黑的时光隧道

 

在雨中幻想一株向日葵

 

落雨的城市之外,霓虹灯照耀不到的地方

被洗劫一空的果园旁,站着一株向日葵

秋天的阳光泻下金黄的血

仿佛葬礼上食客们狂饮下的酒

 

临近冬天了,摇曳在我想象中的向日葵

公然拒绝阳光,向日葵是我的

和阳光没有了联系,幻想的生长

可以远离阳光,远离会唱歌的锋刃

 

站在我的幻想中,是一株向日葵的宿命

萧杀的秋天扫净了枝头上的果实

苍茫的原野上,除了苍茫依旧是苍茫

唯有一株断头的向日葵站在时代广场上

站在一棵银杏树下

 

夏天的时候,我和女儿行走在浓荫下

女儿兴高采烈地拍下

一串串挂在阳光里的青果

然后,她把银杏树和长安的阳光

一同带回长江岸边,

可能在梦里冲洗,或许遗忘在单反里了

 

我十年陪着你走过春夏秋冬

看你开花,看你的果实被人采收

本来你的果实可以在只有月光的山间

和神灵一般安宁的落下

在这里,你只能被掠夺,被制成药品

 

在这个城市,你的抱怨变得比风还轻

确切地讲,你的抱怨纯属多余

从移植的那天起,你必须死在高楼下

我带不走你,只有把自己移植回乡下

长成一株和你一样的裸子植物

 

秋天,最后一夜

 

白炽灯下我枯坐着,门窗拒绝着深深地黑

风在雨中奔逃,这个有家不归的浪子

最后一夜了,逃得远远的,

该结束的,该腐烂的,该得到的,该带走的

一切的一切,都不再和你有关

 

我在诗歌里挂一枚干瘪的果子

好多年,我用心血培育,用情怀包容

不想匆匆埋葬,我还没有找到合适的风水宝地

生命中最后的一枚果子,先让她挂着冬天的雪花上

看着她,穿过冬天,走向不属于我的春天

 

2011117日凌晨于长安行宫    

东景.png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