愿你在这里遇到同样独立且丰富的灵魂

芳草青青,诗季人生——鄢元平访谈录

芳草青青,诗季人生——鄢元平访谈录

姜红伟

 

鄢元平 一九六三年出生。历任湖北省咸宁地委讲师团理论教员、咸宁市文联秘书长、《九头鸟》杂志执行主编、湖北画报社主编,现任今古传奇传媒集团董事长、总经理,董事会成员,湖北省期刊协会副会长。一九八三年在大学读书时,开始文学创作。著有诗集《女人与风景》《赤色诗屋》,散文集《船》。在《人民日报》《诗刊》《中国作家》《中国青年报》等发表诗、散文、小说、评论三百余篇。作品在全国省级以上报刊举办的文学评奖活动中二十余次获文学创作一、二、三等奖。中国作家协会会员、湖北省作家协会全委会委员。华东交通大学人文学院客座教授。

在二十世纪七十年代末期至八十年代末期,由于拥有着对诗歌共同的热爱,来自全国各地高等院校的大学生诗歌爱好者们高举着理想主义、英雄主义、浪漫主义三面大旗,从四面八方聚集到八十年代诗坛,组成了一个上百万人参加的具有强大创作力量的大学生诗歌创作队伍。他们创作了一首首脍炙人口的经典诗作,撰写了一篇篇颇有价值的评论理论,组织了一个个团结协作的诗歌社团,创办了一份份质高品佳的诗刊诗报,编印了一部部荟萃精品的诗选诗集,开展了一次次形式多样的诗歌活动,在校园内,在社会上,在诗坛上掀起了一场人数众多、声势浩大、波澜壮阔、影响深远、非同凡响的大学生诗歌运动,在中国当代诗歌史上开创了一个重要的诗歌流派,谱写了一页辉煌的经典篇章。


本期推出诗人、作家、出版人鄢元平。

问:请您简要介绍一下您的简历和投身二十世纪八十年代大学生诗歌运动的“革命生涯”(大学期间创作、发表、获奖及其他情况)。

答:鄢元平,男,笔名元平、果核。一九六三年出生,华中师范大学历史系本科毕业。先后在湖北咸宁市委宣传部、咸宁市文联及湖北画报等单位任职。现为湖北今古传奇传媒集团董事长,中国作家协会会员、湖北省作家协会全委会委员、湖北省期刊协会副会长。

一九八三年在大学读书时,开始文学创作,并发表作品。先后在《人民日报》、《中国青年报》、《诗刊》、《星星》、《散文》、《中国作家》、《解放军报》等全国八十家报刊杂志发表诗歌、散文、小说、评论三百余首(篇)。先后在《星星》、《飞天》、《诗林》等报刊杂志及电台举办的诗歌评奖中十五次获奖。出版有三本诗集及一本散文集。

我是华中师大历史系八一级的,一九八五年七月毕业。大学时期第一首正式发表的诗《永恒的青春笑意》(一百三十行)发表在湖北电台,当时是听隔壁寝室收音机里悠扬的诗歌朗诵才知自己的诗发表了,当时的神色有点儿像范进中举。这首诗后来获得了湖北台与武汉台联合举办的“建国三十五周年朗诵诗征文”三等奖。大学时期发表的另一首诗是在所有大学诗人都最为重视的刊物《飞天》“大学生诗苑”上发表的《柳荫深处》。当时,似乎只有在“大学生诗苑”发表了作品才算得上是校园诗人。另外,我的代表诗作《南方印象》在武汉十一所高校千余人参加的“五四诗赛”获得第一名(《光明日报》一九八五年五月十二日有报道)。

问:有人说二十世纪八十年代是中国大学生诗歌的黄金时代,您认同这个观点吗?

答:我在我的一篇散文《为诗的潇洒》中有这样一段话,我认为能够表达二十世纪八十年代的诗歌氛围——“那时候诗歌像油锅里炸出的新鲜黄豆,香而脆,每个人都能嚼出响声,嚼出新的意象。那时侯,曾卓、汪芳、刘益善、管用和、王家新、饶庆年的诗都让我们一次次走进走出,我们把他们的名字放进口袋,随时拿出来赠送给别人,赠送给自己。那时侯,华师、武大、华工、民院、财大,一所所大学到处都有诗的攻占,到处都有诗的轰炸,到处都有诗的碎片。”

问:投身二十世纪八十年代大学生诗歌运动,您是如何积极参加并狂热表现的?

答:八十年代是诗歌的年代。当时我作为华师桂子山诗社的实际负责人,与武大浪淘石文学社的负责人马竹,华工夏雨诗社的负责人鲍勋联合,一起搞了很多大学生文学活动!武汉高校中,华师的“一二·九诗会”、武大的“樱花诗会”、华工的“夏雨诗会”。中南财大的“五四诗会”是最权威的诗会。其中,由我与桂子山诗社周社长(外语系)筹办的“一二·九诗会”恐怕当时在全国也是大学生诗会中规模最大的一次诗会,二十六所高校参加!湖北所有文学名流全部受邀参加。白桦、骆文、曾卓、方方、熊召政、饶庆年等全部济济一堂。之后,我、马竹、鲍勋分别代表三所大学的诗歌负责人联合筹划湖北高校大学生文学联合会,但因湖北省学联不主张做跨校协会而流产。后来我们三人在武汉高校创立了“南方诗派”,并油印了刊物《南方诗派》。南方诗派后来又吸收了当时已毕业的华师中文系七九级校园诗人舟恒划。我、马竹、鲍勋、舟恒划、李尔葳、周雁翎、杨增能、乔迈等人是主要成员。几年后,“南方诗派”浓缩成后三十余年像兄弟一样相处的四个写南方诗的人,诗歌评论家赵国泰及当时的著名编辑邓一光将他们称为“南方四君”——鲍勋、舟恒划、鄢元平、马竹。

问:当年,您创作的哪首诗曾经很受读者喜欢,能否谈谈这首诗的创作、发表过程?

答:大学时期的代表作应是《南方印象》,这首获武汉高校“五四诗赛”第一名后,又在《南方文学》一九八五年七月诗专号刊发,并获《南方文学》一九八五年度文学奖。一九八六年十一月,湖北电视台将其制作成诗配画于十一月十五日十四点五十分播发(当时的制作人是现在的著名作家方方)。

问:上世纪八十年代大学生诗人们最热衷的一件事是诗歌大串联,您去过哪些高校吗?和哪些高校的大学生诗人来往比较密切最后成为好兄弟?

答:当时,我、马竹、鲍勋分别代表华师、武大、华工三所湖北最重要的大学从事湖北高校的文学活动,我们虽未去外省大学串联,但接待过外来的大学生诗人串联。一个是哈尔滨师范大学的潘洗尘。一个是四川西昌农业专科学校的周伦佑。我们在一起喝酒,畅谈诗歌。当时还跨校组织了几场诗歌讨论会和诗歌讲座,记得周伦佑在华工的诗歌讲座十分精彩!

问:当年的大学生诗人们最喜欢书信往来,形成一种很深的“信关系”,您和哪些诗人书信比较频繁?

答:书信来往不多,记得与潘洗尘、王家新、西篱有过书信往来,但几十年过去了,书信早己丢失。

问:在您的印象中,您认为当年影响比较大、成就比较突出的大学生诗人有哪些?哪些诗人的诗歌给您留下了比较深刻的印象?

答:潘洗尘的《六月,我们看海去》给我印象很深,可惜,除此诗外,他以后没有其他能超越此诗的好作品。王家新是一位很优秀的诗人,他的《希望号渐渐靠岸》写得非常好。另外还有高伐林、于坚、翟永明、李亚伟等都有一些好作品!

问:当年,大学生诗人们喜欢交换各种学生诗歌刊物、诗歌报纸、油印诗集。对此,您还有印象吗?

答:华师有《摇篮》,武大有《浪淘石》,中南财大有《开拓》。我们编的油印诗刊《南方诗派》应该有一定影响,可惜只编了一期。

问:您如何看待上世纪八十年代大学生诗歌运动的意义和价值?回顾二十世纪八十年代大学生诗歌运动,您最大的收获是什么?最美好的回忆是什么?

答:八十年代的大学生诗歌运动其作用之大,可以说改变了我们的人生,重新锻造了我们的性格,点燃了我们对生活对文学的激情。那是我们人生中最快乐、最充实、最有成就感的一段时光!她让我们的思想和理念全方位开放,让我们没走出校园便开始接触社会,让我们跨校有了许多意气相投的文友,让我们感受到文学天空的湛蓝和诗歌土壤的芬芳……

问:当年您拥有大量的诗歌读者,时隔多年后,大家都很关心您的近况,能否请您谈谈?

答:说来有些讽刺意味,年轻时最纯文学的我,现在掌管的是全国最知名的通俗文学基地——湖北今古传奇传媒集团。今古传奇是中南地区最早的文化类全国驰名商标。一些大家比较喜欢的影视作品如《亮剑》、《卧虎蔵龙》、《人间正道是沧桑》等,其原创小说都出自《今古传奇》。目前,集团旗下有八个独立刊号的报刊,十余家子公司。现在我们又创办了一本新的文学杂志《中华文学》。

 

附:女人江南(外三首)

     鄢元平 

 

江南河流十年 水涨十年

然后倒影大片大片的美丽

江南湖蓝四季 波吻四季

然后舔饮大量大量的舟帆

江南花开十春 绿草十春

然后所有亭子间开始怀孕

江南雨斜十秋 人湿十秋

然后无数桥梁通行鱼讯

 

落花纷纷人影潺潺有窗口盛满李清照的柔词

车迹淡淡碑文漠漠有门帘垂挂林黛玉的琴音

榆树黄了小巷瘦了三十年的私事渐渐浮肿

山影斜了闺房病了三十年后的婚姻大规模

吐血

 

胭脂涂红早晨 香粉抹白月夜

女人将十根尼古丁走燃走灭

绿藤缠住幽梦 绳子捆紧回忆

只有欲念在悄悄松绑

白玉兰忽然放开 开出一片不为人知的隐私

山雀忽然鸣叫 叫出一段没有罪犯的证词

 

村妇刷了十分钟的马桶

然后把一大堆屎尿贯进寡妇的耳道

男人穿着短裤 穿着昨夜使婆娘嚎叫的野性

悠悠于动人之处

背后是水声槌衣声鸟声某个女人的叹息声

背后是山影树影花影粗俗的村影

 

江南挂于长长画卷 挂于长长情绪

让一百个路人走走停停

江南青春期花味十足 香味十足

两百个少妇醉于偷欢

江南小路风流 小巷风流

三百六十级台阶风流

江南韵事流长 经血流长

五百四十次临盆流长

 

 

我们把船头作目的地

我们的起点是

白昼的最后一缕微光

我们的航程是

驶完最后一块夜色  

船航行在人与人的空间里

真实的风

从船头一直抚摸到船尾

陌生的面孔

在每一扇船窗外

制造一些陌生的惊悸

另一种航行正在眼睛与眼睛之间进行

 

白色的江鸥已成为阳光的

最后一道亮色

一些如江鸥一般的记忆

正在梦的深处

围绕着坚硬的情感

温柔地翻飞

  

浑浊的停靠与

沉重的起航

都只为把装满人的码头

一个个搬运

   

与夜航船一起向前驶的

还有驶不到边际的语言

那些语言从陌生的港口出发

每一次停靠都会抛出信任的铁链

紧紧地锁住理解

而一种亲切和温柔

便如船上的星星灯光

在航行中

把冰凉的夜

撕开一道微亮的缝隙

夜航船

把青色的浪

挤压成另一种形状

把爱从一个人的心

运载到另一个人的心

   

夜船

在眼睛与眼睛的空隙里航行

 

自画像

 

你永久给人以

抽烟的姿势

你清瘦的体形

像一根烟

被一些读者抽吸

  

你的鼻子

是一个挺拔的风景点

它使一些目光

艰难地游上去

然后疲倦地滑下来

  

你的眼睛是一个过时的警句

偶尔给人以提醒

偶尔给人以迷惑

你的脸是一张平整的新闻纸

一些流汗的评论

横穿纸面

使它浸透诗的潮味

你的头发

是一个整理得很好的草坡

每一根发丝

都代表一条小径

每条小径都通向你

诗的仓库

  

你的嘴巴

格言般严谨

你的耳朵

装饰词般雅致

你喜欢吃辣的

所以

常冒出几句辛辣的语言

 

黄山石级

 

一级级

黄山风景是

被石级堆起来的

人爬石级

石级亦在爬人

  

风景绝美处

石级便竖起来

有的人够得上

有的人够不上

有的人上去吃完风景后

下来一口口吐给那些

够不着风景的人

黄山石级把年龄

分成几部分

一部分坐缆车

把黄山看成一堆堆

楼房的形状

一部分成为导游的一根根

指头

被指来划去

还有一部分

用脚板读黄山

把石松踩出人的风姿

把奇石走成兽的怪谲

  

当然也有不服老者

他们把拐杖作为

第三支脚

用这第三支脚

把自己和黄山风景

一起看痛

3.png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