愿你在这里遇到同样独立且丰富的灵魂

陈忠实的真实

亓宏刚.jpg

陈忠实的真实

亓宏刚

亓宏刚 字滋心,斋号润琹轩、莲竹轩。陕西乾县人,祖籍山东。作家、书法家。现供职于书法报社。出版有《亓宏刚书法艺术》,主编有《全国名人名家书画邀请大展作品选集》及中国实力派书画名家系列丛书等。在《作家报》《吉林日报》《成功之路》等报刊发表小说、诗歌、散文等多篇文学作品。《松原日报》《松原晨讯》等媒体对其个人艺术成就曾专题采访报道。所负责编辑的《书法报·书画天地》,深受书画家及广大读者的喜爱,为人为艺谦虚平和,被读者撰文誉为“亲民媒体人”。

 

说实话,我没看过《白鹿原》,一页都没看过,而《白鹿原》的影响,却一直感染着我。在西安学画时,我抽空就会去逛西安的大街,感受这座古城。记忆里,留下的便是古城墙和满大街的书法招牌,再下来,就是与《白鹿原》相关的“画面符号”。

曾在《读者》杂志中读到过写《白鹿原》精神和历史意义的诠释性文章,《白鹿原》被称为一部民族的史诗。这种强大的感染力,使我几次都想去阅读《白鹿原》,却到现在都没有去读。具体原因是什么,我也说不清。就像喝酒一样,我有时特别想喝,但始终都不去碰酒杯,原因我也说不清楚。这个世界上很多事是无法说清楚的。不去想,也没关系。不会有人笑你无知,起码我不会。

没有阅读《白鹿原》,不代表我不敬佩陈忠实先生,反而是由衷地希望能认识他,甚至有段时间,急切地想接触到他,想看看他到底是一位什么样的作家。

见到陈忠实之前,听到过很多关于他性格的评价,且大多都是犟、难说话等等。因我的挚友,人民日报社的朱中原兄要采访他,借此机会,2011年6月15日晚,终于在古城西安书院门对面的老香港酒店与陈忠实先生共进晚餐。

见到陈忠实,就看到他嘴里叼着雪茄,这是他的招牌动作,很有韵味!几个小时的交谈和晚饭,他抽了近三支雪茄。每当我们夸大他的成就时,他都会用事实更正。中原兄说:“《白鹿原》之后,你还写了很多短篇。”他立即更正:“不是很多!就十几篇,数得过来!”当问他是否还会有新的大动作时,他说自己老了,写不动了。朱兄问:“您是在秘密写作大的著作吧?”他说,每个作家都有自己的创作状态,记者不应该这样去问。我们说他是地道的农民成了作家,身上保持着农民的朴实。他说,有很多农民同样很狡猾。

交谈中途,我看中原兄一个人问,有点儿单调,就插了句,想让他谈谈他写书法的事。他立刻回应:“我写的是毛笔字,不是书法!我也不懂书法!书法是书法家的事,我见过书法家的字,那写得可好了!咱们就只谈文学,不谈书法!”

中原兄问到他作品里有很多方言很有意思,他是否对这些语言有研究。他便立刻回应:“语言学是一门很大的学问,是语言学家研究的事,我从来没研究过,我只是把我们的方言运用到了作品中而已。”我又提到他在凤凰卫视的《鲁豫有约》访谈中提到,他认为最浪漫的事是:喝着小酒,唱着秦腔。他立刻更正:“是喝着小酒,听着秦腔!我只会听,不会唱!”他对这些说法要求很严谨。其实这里我觉得他没必要更正。因为在陕西,像他这样年龄的人都会哼几声秦腔,完全可以说会唱,也不会有人说什么,而他却要更正出来。他认为,这必须更正。而在现实生活中,有很多人,自己不会做的事,非得装作自己会做!而且还公开说明自己的水平多么多么厉害!其实很多人连自己的本职事情都做不好呢。末了,我想约陈忠实在我们《书法报》上的“艺林笔墨”上做一期专题,还是被他谢绝了。他说电视台有很多关于书法的栏目要为他做专访,他全部拒绝!因为他不是书法家。

几个小时的晚饭和交谈,陈忠实每一句话,都很真实,没有一点儿装腔作势。这么大一位作家,却一点儿都不装。懂就懂,不懂就是不懂。据说,有很多出版社找写手写好文章和他谈,只要署陈忠实的名字,他就可以拿到钱和版权。但他从来都不答应,没作品就是没作品。

饭毕,我们要去付账时,被他挡住了,他说:“我在电话中说了,是我说请你们吃饭,那就是我请!既然我说了,就是我请!”看着他付账,我们实在羞愧,但是,又能奈何呢?我们是拗不过他的。这也许就是人们所说的他的“犟”、“难说话”的性格吧。

我理解这个“犟”,其实就是陈忠实的真实。

 

 43_素材中国sccnn.com.png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