愿你在这里遇到同样独立且丰富的灵魂

南山下的桃花源

曾界.jpg

南山下的桃花源

曾界

曾界 华中师范大学文学院2014级学生,现任摇篮文学社编辑部部长,从小热爱文学与文字创作,有一个“文学梦”,一直在努力向前。

 

悠悠千载,梦里出现一片桃花源。它,并不存在,不存在于南山下,不存在于世,恰如“乌托邦”一样,只能是一种想往、一种期盼、一种心灵的等待。理想固然美好,但现实很残酷,消磨着内心的期待与无限的热情。或许可以说,纵使如此,世上也出现过一片桃花源,那就是陶渊明的世界,犹笔墨丹青之潇洒,又具闲云野鹤之淡然。一方傲菊,是他的最爱;一座南山,见证他的桃花源。

古之常人,多为建功立业、满腔热血的壮志之士,陶渊明也不例外。年少时,他也曾“少时壮且厉,抚剑独行游”,欲与天公比高,壮志凌云、一胆冲天,像其他男儿一样,豪侠情怀溢于言辞,正所谓,年少时轻狂,初生牛犊不怕虎。一个男儿,若是没有这样的万丈豪情,那他也只能是愧对自己,行之匆匆的人生也终将碌碌无为。陶渊明作为一个意气风发的少年,风华正茂,也的确是该有这样的决心。但当他涉世后,却发现这样的世界并不是他所追求的那般,为官出仕也并不是他的心愿。不是他与世界格格不入,而是当时的那个时代配不上他。他看淡了这一切,做一篇《归去来兮辞》来表明自己的态度。做官,是他“以心为形役”,因而“悟已往之不谏,知来者之可追”,迷途未远,便解绶印,舟遥轻飏,风飘吹衣,舍弃“五斗米”之食,挺直腰身,“被褐出阊阖”。宁愿佝偻着身躯,辛勤劳作于田,也不愿折腰于权贵,“悠哉”享乐于庙堂。这是他的真性情,是他自然之心的流露,毫无矫揉造作之态,更无虚假谄媚之嫌。他用自己的行为证实了自己的心之所向,“富贵非吾愿,帝乡不可期”,于是“登东皋以舒啸,临清流而赋诗”,恬淡闲适,悠然自得。就此,挥一挥衣袖,云淡风轻,归去兮。往事如尘埃,落定无痕,终将散去。

陶渊明这人,有一个爱好,准确来说,是一种嗜好,那便是“嗜酒如命”。他从酒中获得人生的恬淡、快然自足。“造饮辄尽,期在必醉”是他对酒的态度,“既醉而退,曾不吝情去留”是他的人生态度,毫无做作之感,都是真性情的表现。所以,他才会“不戚戚于贫贱,不汲汲于富贵”,“衔觞赋诗,以乐其志”,悠哉游哉,享人世恬淡。

既然辞官,又嗜酒,必定会家贫?即便不嗜酒,仍然会贫穷吧。所以他“环堵萧然,不蔽风日;短褐穿结,箪瓢屡空”,但也像颜回一样,不为荣华富贵所迷离,不为权力所诱惑,著文章自娱,颇示己志。他躬耕陇亩,“种豆南山下”,由于没有农耕经验,必定是“草盛豆苗稀”了。他有旷达自适的情怀,使得他能于“晨兴理荒秽,带月荷锄归”的辛勤农事之中还能有“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的闲情逸致。

其实,最重要的一点,还是他“但使愿无违”,哪怕是“夕露沾我衣”,也是不足惜的。毕竟他“少无适俗韵,性本爱丘山”,就算是房屋精致,衣服华丽,也敌不过他“暧暧远人村,依依墟里烟”的自然生活。繁华,容易让人迷失自己,看不清真与假,只有自然之质朴,才能触及自己的灵魂,不被世俗所染,不为纸醉金迷。守住这份“拙”,是诗人一生的心愿,即便在外人看来,他很傻,他也不改自己的本心,就这样一直“拙”下去。因为,这样也只是人本身外在的“拙”,诗人的灵魂并不是世人所认为的那样;若是为“巧”做官,那灵魂也就再也没有灵气可言,只剩一具干瘪的空壳罢。

这世上,没有几个人能像陶渊明这般洒脱,世人多为功名所累,才会有十年寒窗苦读以待一举成名。这是一个循环,也是一种悲哀。大多数人都被权力富贵迷惑了心智,忘了自己当初的本心;还有一部分人,见世人都如此,也便同流合污,直至完全成为其中的一员……不得不说这是一种悲哀,人世的凄凉惨淡。而陶渊明则从这个“循环”中跳了出来,成为一真正的自然之子。他的一生,只是生活的贫困与窘迫,却并不悲哀,悲哀的是那些说他傻、说他愚的世人,因为他们从来都么有这位才人的思维,当然也不能理解他的世界。

说起陶渊明的世界,他的心之所向,不得不提及《桃花源记》了,这样的世外桃源才是他毕生的追求,也正是有这份追求,他也才能恰如其分地把这样的世上不存在的世界给描绘出来。不管尘世的纷纷扰扰,不喜尘世的繁华都市,只愿不争、不扰、不显,回归最真的质朴与自然。这样的世界,才是陶渊明真正期盼的生活;这样的世界,才是真正适合他的世界。他也只属于桃花源那个超脱的世界。

究其一生,渊明没有找到那个桃花源,因为它只存在于梦里。但是,他坐看南山的境界,已然是一个桃花源。其实,渊明他又处于桃花源中,他自己创造的桃花源。南山下有一片桃源……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