愿你在这里遇到同样独立且丰富的灵魂

国家“百大新发现”——美丽镇坪古盐道的探索者、发现者和保护者 文化大使邹卫鹏

邹卫鹏b.jpg

国家“百大新发现”——美丽镇坪古盐道的探索者、发现者和保护者

文化大使邹卫鹏

胭脂小马

胭脂小马 原名王秀梅,陕西省镇坪县人,不善言辞,试图以笔代口让内心安静下来。《中华文学》编委,《中华文学》签约作家,《大秦诗刊》副主编,主持胭脂小马名人访谈录栏目,作品被上百家重点文学诗歌网站重点推介,诗歌、散文入选多个年卷并获奖。

陕西镇坪县古盐道,一个千年不朽的传奇。它不仅是一条盐运的道路,也是一条生命之道、历史之道和文化之道。它所承载的不仅是资源和人力,更是一种坚忍不拔、舍生取义、崇德向善的人文精神。因此,它在每个镇坪人乃至整个秦巴地区人民的心中,就是一个地域、一个民族的文化之根。

本文带您走进镇坪,走进镇坪古盐道,走近古盐道上的行者邹卫鹏,揭秘一条没有断层的文化走廊。

 

文化盐夫与千年盐道的不解之缘

 

“山里人干吗要住在山里啊?因为他们是神仙的后代。”电影《那山那人那狗》中的这句经典台词,朴实温情、耐人寻味。

邹卫鹏便是这样一位来自大山深处的“神仙的后代”,他出生于陕西省镇坪县牛头店镇,这里山清水秀、民风淳朴。童年时,他和小伙伴们一起放牛、摸鱼,听盐夫讲述那些永远也讲不完的盐运故事。这些,都成了他难忘的记忆。被母亲逼着用小瓷勺向乡邻借盐的场景,让他刻骨铭心,他经常做一些有关盐的梦,盐和运盐的天路植入了他的心底。

2006年深秋的一个下午,邹卫鹏在与两位老盐夫的闲聊中,了解到人力挑背食盐的苦难与艰辛,好奇与探索之心顿生,幼年植入心底的种子立即被唤醒。从此他背起相机、摄像机走进了秦巴大山,沿着盘旋于奇峰幽谷间的古盐道走向远古,去寻觅在5000多年的历史风尘中遗落的辉煌。

十年来,邹卫鹏两次徒步通走陕鄂渝4000多公里的古盐道,采访到熬盐、运盐的老盐夫近300人,辑录史料30余万字,拍摄照片5000余幅。省文物局、电视台、人民广播电台等多家媒体来镇坪做古盐道专题,他都是向导兼解说员。

邹卫鹏是镇坪古盐道的探索者、发现者,更是保护者。他一边探索发现,向世人一层层揭开古盐道神秘的面纱,一边呼吁保护,行走在争取古盐道保护项目申报的路上。

邹卫鹏的探索,为秦巴古盐道这本5000多年来没有文字的史书注满了文字:他所探索研究的大宁盐原来是中国历史上的第一眼盐泉,秦巴古盐道原来是华夏中央腹地起始于虞夏之时的商贸大通道。这一探索,使镇坪古盐道成为陕西省文物保护单位。

兀兀穷年,沥尽心血。杜甫晚年疏懒得“一月不梳头”,而邹卫鹏起早贪黑奔波在古盐道上,更是无暇及此。他身兼数职,食无定时,夜不成寐,用几乎透支的精力和毅力去解开古盐道上一个个神秘的死结。

2010年,邹卫鹏开始筹划编撰一部镇坪古盐道史,他要把这条古盐道所承载的5000年历史风云呈现给世人,他要把那种挑战自然、挑战生命极限的人文精神传递给来者。

几经磨砺,邹卫鹏终于编攥完成了镇坪历史上第一本古盐道史志性专著《镇坪古盐道——穿越历史的生命线》。这是目前最全面、最权威的镇坪盐业史工具书。

“大宁盐场是中国历史上的第一个产盐区”,“镇坪古盐道是中国的第一条盐运大动脉”,“盐夫是中国真正意义上的第一代商人”,这些在中国盐业考古领域至今尚无人提出的论断被邹卫鹏大胆地提了出来,并得到了许多资深专家的认同。

邹卫鹏的命运与盐道紧紧相连,古盐道上的故事影响了他的人生,诚实的品格、顽强的意志、奉献的精神,为他的身心注入了淡定、自强、博大的力量。

著书盐道,厚德载物,行事为人,《镇坪古盐道》既是对古盐道文化的深度诠释,也是他无私奉献的自然流露。“人生的梦还在继续,寻找还在继续,只要人还在,探索就不会停止。”邹卫鹏坦言,他将会用毕生的心血去挖掘镇坪古盐道,为镇坪古盐道文化传神、为镇坪古盐道山河立传。

如今,邹卫鹏成了神秘盐道上的文化盐夫,也成了盐道上真正的主人。

 

南方的丝绸之路

 

北纬31度,一个神秘又神奇的地带。百慕大、埃及金字塔和狮身人面像、古巴比伦遗址、古印度河文明、中国神农架等都处在北纬31度。渝陕鄂交界之处有一条神秘的古道从大宁盐场穿越镇坪,也正好处于北纬31°31′。

距离镇坪县45公里的重庆市巫溪县境内有一条大宁河,两岸高山对峙,水流湍急。北岸山峰下部绝壁处有一天然洞穴,一股巨大的卤水(一种矿化很强的水,常用以提取盐、碘等化工原料)自洞穴喷涌而出,流淌不息,村民便用此水埋锅煎盐,销往周边各地。后产量骤增,盐厂收为官办,名为大宁盐场。

据史料记载,横亘东西,勾连南北的古盐道,供销地域最大时纵横延伸于川、陕、鄂等11省市。从巴山深处运来的食盐,再通过镇坪鸡心岭古盐道运往全国各地,如今的盐道遗址就掩藏在绵亘不绝的崇山峻岭之中,它是古代通往陕南、关中和鄂西北的唯一通道,被今人喻为“南方的丝绸之路”。

镇坪县,位于陕西最南部的大巴山北麓,东与湖北省竹溪县相连,南同重庆市巫溪县、城口县接壤。海拔2917米的大巴山第二大主峰化龙山纵贯县城西部,并一路向南,经鸡心岭与巫山山脉相交后又折而向东与神龙架相连,形成了华夏中央腹地绵延数省市的高山地貌。这恰好为镇坪古盐道上5000多年来的繁荣盐运开辟了通道,也为纵横于这一地区数千里的盐道开通奠定了基础,更为这承载着厚重人文历史的古盐道得以完好遗存至今提供了条件。

镇坪南部海拔1890米的鸡心岭,是陕、鄂、渝两省一市的界梁和分水岭,其南坡发源的溪流汇成大宁河经重庆市巫溪县入长江,北坡溪流汇成南江河由南向北贯通镇坪全境入汉江。

鸡心岭虽雄关插云,飞鸟难度,但它却是大宁盐过巴山、越秦岭、入关中、走鄂西的必经要冲。“一泉流白玉,万里走黄金”,“巴盐既出,天下所求”。大宁发现井盐的消息不胫而走,各地盐商冒着生命危险,越峡谷险滩,穿林莽峰壑,斗飞禽走兽,避官匪之祸,跋山涉水,往来运盐。

“冬春之际,日常数千人。”盐道,成了“利通秦楚,泽被汉唐”的经济大动脉。作为重要战略和民生物资的食盐,其贩运利润是极高的,盐帮迅速崛起了,最大的盐帮由50多名盐夫组成,他们多为盐商雇佣,也有本地富户雇佣,雇佣的盐夫均为贫穷青壮年。每年冬春农闲时节,大批农户成群结队从事运盐。

运盐有两种方式:一种是用背篓背盐,一种是用扁担挑盐。挑盐的扁担两头翘起,间距三尺三,空距一尺八,挑盐时,随着盐夫的脚步而上下闪动。盐场出盐以竹篾袋装,每袋为50公斤,盐夫挑盐50公斤或100公斤。由于蜀道艰险,特别是鸡心岭境内山高涧深,盐夫们在盐道上逢水架桥,遇崖凿置栈道。尽管如此,每年坠崖身亡者仍不计其数,以致今日秦巴地区的民众称人死为“背盐去了”。

有民谣曰:“好儿不挑盐,一年当十年。”这就是盐夫们九死一生运盐历程的真实写照。

鸡心岭上络绎不绝的挑盐背盐队伍留下了经久不绝的歌谣:“自从盘古开天地,盐泉出在深山里。白鹿引得人识盐,盐泉造福好神奇。站在鸡心岭,一脚踏三省。一条盐大道,走过背盐人,从古走到今。”

盐道,是5000多年来挑盐汉子们用坚实的脚板踏出的一条生命之道,中华文明之道。5000多年的盐道,每年七八个来回的煎熬,盐夫们用脚板丈量着盐道的长度,体会着盐味的浓度,用他们的生命书写着一个民族的记忆。

新的生产工艺的诞生、交通运输业的发展和国家碘盐供应的保障,使大宁这个沸腾了5000多年的盐场,在1988年产盐1.6万吨后,燃尽了最后一缕青烟,将它那伴着华夏前行的辉煌遗落在了巴山深处……

现实总是承接历史的发展而来的。悠悠古道,早已不见了背盐的队伍,挑夫们的“吭唷”之声也早已散落在了广袤的旷野,但不同寻常的事物总有其不寻常的价值。

随着时间的推移,盐道的物质功能失去了,而它的精神功能和文化功能却在邹卫鹏的探索发掘中呈现出来。它沿途雄奇峻秀的山川及其特有的历史文化成了当今特有的旅游资源。

随着各地景区的开发,古盐道又喧闹起来了。人们又一次在古道上跋涉,目标是新时代的中国梦。

 

镇坪——“大巴山最后的秘境”

 

“千香百味都不久,只有盐味恋得长;有盐洗牙骨节紧,少盐佐菜喝淡汤;柴盐洗脸眼明亮,炭盐泡菜水汪汪。”镇坪至今还依然流传的这首民谣,也是当地人对盐的直接认知。

由于运盐人都是穷苦百姓,因此,沿途饭店专门为运盐人提供锅灶自己煮饭,饭店只收取少量的柴火钱。邹卫鹏告诉记者:“相传有一位盐夫因无菜吃饭,便将一种鲜嫩的树叶嚼于口中,顿感苦涩难咽,便吐在灶前柴灰中,不一会儿,吐出的东西变为柔软的半透明绿色晶体。于是,大家便采集这种树叶捣碎过滤,以柴火灰吸取水分,并用盐和辣椒调味,其味道鲜美,于是发明了一道好菜。这就是后来人们津津乐道的‘神仙豆腐’。”

劳动创造了历史。先民们用他们的汗水和智慧在巴山蜀水间开辟了盐道网络,将远古的立国之本和芸芸众生的生息繁衍联系在了一起,用那种挑战自然、挑战生命极限的精神开创并建设了“东方文明”。走在古盐道上,透过那些尚在使用或仅存凿孔的古栈道,摇曳于风中的寺庙和吊脚楼店铺以及那些蜿蜒盘旋于崇岭之上的羊肠小道,让人仿佛听到了盐夫们负重前行的呼吸,看到了“冬春之际,日常数千人”的盐运大军和“一泉流白玉,万里走黄金”的旷世奇观。

镇坪古盐道的价值和所涉及的学科是多方面的,这正是它成为文化之谜的原因所在。

即便邹卫鹏已做了十年的潜心探索和研究,那也仅是皮毛而已。就其已知的表象而言,它至少有四个价值:

一是社会价值。盐道是社会链条中的一环,盐灶老板、熬盐工人、盐夫是一条主线,围绕这条主线衍生了餐馆、烟馆、戏楼、赌场、妓院、盐店、会馆、税警、土匪、官吏、军队、商铺和相适应的手工业,进而延伸到盐法改革、国家政治和军事战争等。研究盐道,就是在研究一个民族的社会发展史。

二是文化价值。在5000多年的盐运历史中,南来北往的运盐人将不同的地域文化、民族文化和各异的民俗沉积在了镇坪古盐道上,从而形成了特色鲜明的盐道文化,构成了镇坪民俗文化的多样性。流传在镇坪的各类民歌、山歌、五句子歌,反映了当时镇坪人民的生活和生产状况。

三是文物价值。镇坪古盐道以其久远的历史、道路的多样性和保存的完整性构成了古道路的化石效应,并浓缩为秦巴古盐道的缩影,成为不可再生的古遗址文物和文化遗产,是研究这一地区社会发展史的线索和依据。

四是精神价值。盐道,是一条生命之道,历史之道,也是一条文化之道。盐夫们去时背山货和干粮,返回时要背盐,单趟至安康需2527天,一路山恶水险,处处惊心。但无论怎样险恶,无论来自何方,盐夫们都会团结一致,包容互助,同舟共济,依靠集体的智慧和力量渡过难关,这种可贵的精神品格和豁达乐观的生活态度影响着一代代后来者,那种挑战自然,挑战生命极限的精神正是一个民族不屈不挠的精神象征。

镇坪古盐道作为第三次全国文物普查新发现的27个古遗址之一,被国家文物局录入《第三次全国文物普查百大新发现》一书,成为继大运河后我国第二条线型文物保护单位。在省市文物部门和县委县政府的高度重视下,以古盐道为轴心的文化产业发展有望列入省政府十三五规划之中。

文化是旅游的灵魂,而古盐道正是一条没有断层的文化走廊,它沉积着秦、巴、楚、庸以及巫咸古国的多种文化元素,加之镇坪自然生态优美,物产丰富,素有“天然氧吧”和“自然生物基因库”之称,被专家称为“大巴山最后的秘境”。这一切,都构成了镇坪巨大的旅游开发潜能。镇坪县的发展战略是生态立县,围绕古盐道做好开发利用,发展旅游文化,既丰富了旅游的文化内涵,也强化了生态立县的基础。目前,围绕古盐道所进行的旅游线路、旅游产品以及古盐道系列文化产业开发都在规划之中。镇坪古盐道发现较晚,它恰如深藏在大山深处的一块宝玉,作为文物古迹,镇坪古盐道是不可再生的文化资源,也是镇坪县一笔重要的历史文化财富,在抢救、保护的前提下,可以多方位、多途径地对其进行研究和开发利用。

针对这一问题,镇坪县委于201411月召开了常委会,一是成立专门的工作组,统领一切有关古盐道的工作;二是尽快编制古盐道文化产业发展规划;三是筹划拍摄一部古盐道专题片;四是积极努力,以李春平长篇小说《盐道》为蓝本,改编拍摄一部影视作品;五是通过镇坪古盐道文化论坛、文化采风、书法、摄影、绘画、征文等形式强化对古盐道的宣传和保护。我们欢迎有识之士来镇坪投资开发以镇坪古盐道为主题的各种产业,以达到资源共享和共同保护文化遗产的双赢目的。

历史远去了,而古盐道上那或深或浅的脚印,不正好印证了历史在生命长河中的诗情画意?由衷希望如此精美的人文风情和古盐道历史画卷早日登上世界的舞台,更希望镇坪古盐道能在镇坪山水间,在中国大地上形成新兴的旅游文化走廊。

 



评论